(原創)從南北大運河的北終端侃起

 

 

△     今日北京通州運河畔。

 1982年4月,為感受大運河,與剛剛就任的媳婦從蘇州到杭州,特意選擇了走大運河。下午五點在蘇州的人民橋碼頭上船,一種由機動拖輪串起幾艘無動力的客艙船,和火車一樣,分座艙和臥鋪艙。借著天黑之前三個小時的暮色,飽覽“車水馬龍”般繁忙的運河和兩岸的江南水色鄉風,夕陽下,兩岸不時地有古塔或古橋迎過來又飄過去,特別是長長的寶帶橋,點綴出大運河的古老。那時,運河的水近似于黑色,不時地有腥異味飄進船窗。那一夜就著船的低沉鳴笛和船體與水拍打出的嘩嘩節奏睡得朦朦朧朧。清晨五點被一陣匆忙的腳步與船竿、繩索的磕碰聲叫醒,船工們正在忙活著靠岸——杭州的武林門碼頭,大運河的南盡頭。

 再往后大運河沿線的城市到過不少,常州、鎮江、揚州、淮陰、宿州、徐州、聊城、臨清、故城、德州、泊頭、滄州,越往北曾經的大運河仿佛越被人們遺忘。記得一次車過德州的一座橋,河道干枯,雜草叢生,只有一汪汪的雨后積水,當地的主人淡淡地說了一句:這是大運河。從山東濟寧往北,現今的北運河不僅斷航,也斷水,北方的干旱枯竭了北運河的魂脈。打小的記憶里,通州的古運河仿佛就是一個遺跡。近幾年,當剛看到山東的聊城竟然打出了“水城”的城市形象和十幾年前去聊城所留下的印象大相徑庭,看著這經過規劃冒出來的大片水域,才知道大運河曾從那里流過,才有如今以水提升城市文化的創意。也關注到通州相關的運河景觀整治報道,有了這次通州之行——大運河的北終端。 

 ▽順長安大街一直往東,有京通高速、城鐵八號線可快捷地抵達通州城區。大運河在城區東側由北向南流過,河的兩側為帶狀濱河公園。

 △再往南9公里有古時的漕運碼頭,坐這游船60元/人,按這價碼走完1747公里到杭州,得多少銀子呀。

 △往北,這橋、這樓都是仿古的,只有這燃燈佛舍利塔是古建,曾經的通州八景之一。天下起蒙蒙細雨,快步趕到這樓檐下,隔窗竊探,殿內是北京城市水系博物館,卻鐵將軍把門不得入內,一種無奈的遺憾。

這橋的后面就是元代郭守敬開鑿的通惠河起點,河口有跨橋——通濟橋,古橋已無蹤影,帶空調的公交大巴不時地從橋上駛過,橋頭只留下一塊古石碑。古時的漕運船就是從這里由大運河折東向西直至皇城根的什剎海。 

八里橋可歌可泣嗎? 

▽通惠河,河上的橋就是聞名的永通橋,昔日的通州八景之一——長橋映月。建于明(公元1446年),因東距通州8里又叫八里橋。與京西南的盧溝橋、京北昌平的朝宗橋構成拱衛京師的三座古橋之一。如今隱沒在城市的現代煙云之中,得刻意尋找。

 ▽清咸豐十年八月初七(公元1860年9月21日),挑起第二次鴉片戰爭的英法聯軍因天津談判無果,遂向北京逼進。清晨七時始,歷時兩個時辰即四個小時,法軍以6000人的兵力對僧格林沁、勝保、瑞麟統率的駐守八里橋的三萬清軍,以大刀長矛對洋槍洋炮打了一場人數懸殊,裝備懸殊,傷亡懸殊的悲壯決戰。

 僧格林沁的蒙古騎兵前仆后繼輪番沖擊,距敵人指揮部不到五十米,但是并沒有發生“短兵相接”的戰斗,清軍的弓箭對壕塹里的法國士兵沒有功效,而法國士兵的步槍有效射程可達一千五百米,每顆子彈打出去,總有騎兵落馬。沖在前面的騎兵被密集火力狙擊倒下,后面的吶喊著又沖上來,一度“中途被阻”的法軍大炮趕到,炮彈準確地傾瀉在橋上,落在蒙古騎兵中間,法軍乘機出擊,騎兵開始潰散,無秩序地后退,盡管守橋的清軍非常勇敢,沒有一個后退,以身殉職,八里橋最終被法軍占領。于是有了咸豐皇帝外逃承德和圓明園被焚毀的歷史屈辱。

 這一仗清軍“傷亡過半”近兩萬人,法軍呢?有書記載為1000人。法軍指揮官孟托班回國后被法國皇帝拿破侖三世封為“八里橋伯爵”,還讓他當了參議員。法皇提議再給他年金五萬法郎作為獎賞,但遭到多數議員的反對。議員們認為,發生在八里橋的不過是“一場引人發笑的戰斗”,“在整個戰役期間,我們只有十二個人被打死”,不值得再給他那么高的獎賞!

 打小總為中國古代四大發明驕傲,卻沒有看到火藥的發明對中國的貢獻,當人類進入熱冷兵器更替的時代,八里橋留下的是歷史的注腳。歷史只不過是個過程,不可虛無,但總拿曾經來驕傲,當飯吃那就要命。

 都說康乾是盛世,就農業社會而言大概無愧,這盛世卻拒絕了人類社會進入工業時代的感孕。八里橋一戰倒退68年——1792年,英國特使馬戛爾尼率包括科學家、數學家、藝術家、醫生在內700人,攜包括天文地理儀器、繪畫、軍品、車船模型等禮品600箱的使團到承德以補祝帝壽的名義求見乾隆,希望與中國達成協議:允許派駐中國使節;頒布稅則,禁止隨意加稅;允許商人居住廣州;開放天津、舟山貿易;劃出舟山附近小到供英國人居住存貨;宗教自由。英王的國書稱:我們沒有海外疆土欲求,只想發展貿易,交流學識:“如大皇帝勇氣學問巧思,或做些精巧技術,只管委任他們。但求大皇帝加恩?!敝袊实蹖Υ说囊娮R是:“一個低我一等的“貢使”,交貨走人,也許在大皇帝的眼中,英國就是來藩屬稱臣的,乾隆帝給特使下的詔書收條告訴英王曰:你遠隔重洋,傾心中國文化,特派使節,恭恭敬敬,捧著表章,航海前來叩祝我的萬壽。我披閱表彰,見你詞意懇切,足以證明你恭順的誠意,深為嘉許。......,天朝撫有四海,對奇異珍寶,并不重視,你此次進貢各物,念你誠心遠道呈獻,我已令有關部門收納。其實天朝的恩德和武威,普及天下萬國來朝,任何貴重的東西應有盡有,這是你的使節親眼看見的,故不需要你國貨物,特此詳細示之?!鼻』实蹖θ祟愂澜绻I革命的興起毫無所聞的無知,妄自尊大,固步自封,閉關鎖國而拒絕融入世界,在皇權世襲和君臣為綱的封建制度下,中國怎能有個好?;实蹮o知?在此之前乾隆干了一件大事,親自挑頭,紀曉嵐擔綱,集全國博學精英,調動全國十年,收集、整理、編纂出版了《四庫全書》。而西方列強在干什么:水利紡織機、珍妮紡織機、出現了第一條鐵路和瓦特的蒸汽機;發動機與水力發電機、螺旋槳汽船、熒版照相、電報、無線電通信實驗;建立了流體力學、結合光學、高斯定理、能量守恒定律、彈性力學、植物細胞學和動物細胞學等基礎科學理論,也造就出盧梭、伏爾泰和馬克思。一個沉湎固守,一個發明創造,東西方兩種文化的差異,統治者選擇了漠視,選擇了對立,于是沖撞不絕。朝廷的昏庸,用士兵的血買了單,八里橋血戰清兵的英勇可泣,八里橋之戰結局的歷史成因真是不可歌,其實這種對立的沖撞又何止這68個春秋……

 ▽ 橋南往東200米處,有清雍正御制的石道碑,城鐵、高速路傍脊而過。據說乾隆每次下江南回帝都,都在通州下船,沿這條石道車馬勞頓趕回朝廷理政,皇后等內廷一行則仍船行通惠河進京,雖慢,卻可圖個舒服到底。

即將復蘇的北運河

 北運河聊城段、北京段,也許還有更多的沿岸城市,通過引水、截水、蓄起一方水的天地,改善城市生態環境,增添城市水的旅游景觀,畢竟有水的城市就有水的靈性,但是彼此互不貫通的水不能稱之為河,因為沒有流動的音符。

在電腦上輸入“大運河 南水北調”搜索,查找到:南水北調工程是中國為解決北方地區水資源嚴重短缺而興建的特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工程貫通長江、黃河、淮河、海河四大江河。根據規劃,其東線工程將利用古老的京杭大運河作為長江水北送的主要渠道......。北運河的復蘇時日可待,有了希望的期盼。

錯記的大運河

 不知道是否打小功課不好還是老師錯講,“隋煬帝開鑿的大運河”一直是自己記憶里的定勢。卻在逛什剎海時留下一個“怎這大運河的漕運船到元代才開進北京”的結。這次算整明白了:隋運河不等同于南北大運河。

 隋煬帝開鑿的運河是以洛陽為起點的東北和東南走向的兩條運河。直到元朝在北京建都城,才修浚利用一部分隋唐以來原有運河和一些天然河道,又在今山東臨清、濟寧之間先后開挖了濟州河、會通河,在北京、通縣間開鑿了通惠河,才形成溝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的京杭大運河,其中最早的一段可追溯到春秋時代的邗溝。中國的河多西東流向,因此南北大運河一直是元、明、清三朝的經濟國脈,承載著南糧北運的重任。清咸豐五年(1855年)黃河改道山東現今河道出海,運河堤被沖毀,汶水隨黃河水挾帶東流,這一段運河水道枯竭。同時隨海運的發展,運能的多元加上清政府改漕為折,即將北運南糧的定額改為按糧價折征現金,至此延續數百年由官方實施的南糧北運告終,漕運終止,運河失去了它的主要功能,地方政府也不再投入人力物力加以維持,從黃河北至臨清一段很快淤為平陸,成為大運河徹底斷流的經濟原因。

南北大運河的功與過

 京杭大運河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里程最長的人工運河,與萬里長城并駕齊驅聞名于世,千百年來一直是中國重要的南北水上運輸通道,對國家的統一、經濟的繁榮、文化的融合起了巨大的作用。

 史學界有種說法:據說在元朝還有海漕,成本比運河還要小一半,船的噸位可達幾百噸,但是落后的平底海船在海上抗風浪能力差,無龍骨的結構也使船只容易在海上散架。因此失事的海上翻船比例高,損耗大。如果沒有大運河,就有通過航海與造船技術不懈的突破來解決,但是最終,成本雖高但風險小的運河戰勝了海洋,當運河沿岸成為經濟文化高度繁榮的區域時,蘇北和山東的海濱的確是冷清寥落,土廣人稀成為文明的邊緣,似乎近代史中有18000公里的海岸線的中國沒能成為海洋大國是大運河的過。但是把閉關鎖國和海洋意識缺乏的近代現實歸罪于它,有點冤。

惠然而來發表于2012-02-24 09:36  
分享到 
贊過
(2023次閱讀/11個評論/6人贊過)
    老頑童

    收益非淺!

      昨天去大興看梨花,無意間偶遇金門閘,天上掉餡餅啊。

      帶路的干活,發一次活動。鼓掌

      驚訝我記得您發過一篇游記,我還是從那里看到照片,留下印象的。

      昨天看梨花,收獲頗豐,東方不亮西方亮,梨花遲到它花香哈

      原來想系統的整個永定河的,也是收集的資料,金門閘是引其它河水進入永定河,增加水沖沙的能力,解決永定河淤沙發水,還有一個措施是開永定新河直接入海,再就是上游建水庫,于是官廳水庫成了新中國的第一個水利工程。但建庫后,庫容從來沒滿過,如今干脆已無水可供北京,于是又有了南水北調。資料都差不多了,開始敲打了,硬盤壞了,保修換新,取里面的資料要1000元,咬牙舍棄?,F在總想找個走永定河大峽谷的隊走一遍。

      您說我是喜歡哭啊還是喜歡笑?
      您說我是該嗚嗚呢還是該笑笑?

      在永定河漫漫的黃沙里,我曉得了這條渾河、沙河!
      在永定河寬闊的臂彎里,我想得到--那滾滾的巨浪和洪波!
      乍看到這干涸的河,我突然想到了塞外,想到羊肚肚手巾,想到黃土高坡!

      河了,海了,干了,涸了,截了,斷了
      50年?100年?1000年?
      人與自然的抗爭,有完沒完?!

       

      從那里起步,到盧溝橋,30多公里黃沙!

      再往上,便是“秀麗”的濕地公園了。

      等哪天,我精神起來,走它一天,甚至,河灘里扎營,吼干了喉嚨

      我備著帳篷等啦。從官廳水庫到珍珠湖應該還可看。
      那濕地的水是中水,還流到下游再抽回上游再慢慢往下放,咋看里面有尿尿分子啥的,不敢親近。

      官廳到沿河城那一段,在前些年,綠皮車親民的時候,是很流行的線路!現在時間不合適了。

      我去年自己分幾次,把18潭到妙峰山那段玩通了,得瑟了很多親水照。

      而石景山兩頭的濕地公園、宛平、大寧水庫,都很有感覺。

      我現在就差官廳到有幽州一段了。

相關系列游記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