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古鎮塘棲

2012年南行40天以圖隨筆

 

從杭州沿大運河水路北上28公里有古鎮塘棲。江南古鎮隨旅游開發而聞名的居多,周莊、同里、烏鎮、南潯、西塘等等。正因為西塘的聞名,在做杭州15天的出游攻略時才發現有字面顛倒的“塘西”存在(網上是“塘西”“塘棲”混用),曾經的“江南十大名鎮”之一。因時間、費用(如今只要與旅游沾邊,古鎮的門票80—100元似乎是個坎,比進皇宮還貴)的原因只能挑著游。

選擇塘棲的理由有三:

1)開發后的古鎮,商業氛圍濃郁,仿古泛濫,難以感受沉淀的人文歷史。據說當年周莊、同里起步開發的時候,許多的街面條石都是從塘棲這里起啟、收集、轉運、移用,塘棲醒得晚,可理解為進化慢一步,想象中歷史的遺存應更濃郁些。

2)江南古鎮多“小橋、流水、人家”,而塘棲是廣濟大古橋;運河大流水,有獨特的大運河歷史人文背景。

3)多數古鎮已不古,保留和仿建恢復的只是局部的一個區域、一條古街,將具體的景點門票組成套票,借此將整個街區劃為“留下買路錢”,這些街區又與民居難以隔離,于是收費與逃票形成一種博弈,內外“勾結”,且路數頗多,常見于各路出游攻略、路書之中,細細讀來竟滋滋有味。塘棲的街區是開放的。

 

 如今塘棲還保持著古鎮風貌的主要集中在廣濟橋運河兩側約千米,縱深各約百米,兩橫一縱的街區里。

 

塘西古鎮在杭州公交車路網之內,車行約1個小時,3元,塘西鎮已城區化,你得打探著廣濟橋的走向去找古鎮,之前過水南廟。凡事中道,偏左或偏右都是深淵,哈,在圖像里就是對稱。

水南廟,始于南宋,主殿供奉的是水南娘娘,不佛不道,卻是塘棲獨有。水南娘娘,真有其人,南宋福王芮妃詹玉珍,福王應該屬于親王類,南宋小朝廷的皇親國戚,元軍入臨安,小皇帝宋恭帝與祖母降后被北遷元大都,福王同行,芮妃誓以身殉,絕食不死,飲鴆不死,投井而歿,鄉人感其忠節,壘土為塋,植樹其上,歲而祀之,就有了水南廟。據說歷代香火甚旺,文革時廟宇遭損,還有人偷偷摸摸在殘桓斷瓦前焚香點燭。2001年8月,政府出資,里人捐資,將這南宋古廟翻修一新。在當地百姓眼里這娘娘是水南土谷神,土:土地神;谷:谷神,合二為一,文鄒點的叫法就是社稷神,社稷之祭,曾是國家祀典之一;民間對土谷神的奉祀,在塘棲就成了水南廟的香火,求的是風調雨順五谷豐登。

 

廣濟橋南,一段新建的仿古街將你引入古鎮景區,仿古建筑內裝修還未結束,應該是給景區準備的商業空間。

 塘棲的淵源,最早的說法始于大運河開鑿,因役工在此塘邊駐營,大概就是現在工棚的意思,于是有了負塘而棲的“塘棲”。據說北宋前,塘棲只是一個小漁村,有漁民散居,在此打漁曬網。直到元朝張士誠拓寬官塘運河以后,人們沿塘而棲,小鎮初現雛形。明代弘治年間,有廣濟橋而使兩岸連成一片,逐漸形成具有一定規模的集鎮。

不過有關鎮名還有三個考證結果:一是宋代在下塘之西有唐棲寺,遂以寺名名其鎮。后鎮名顯而寺名轉微,于是居此者,知有唐棲鎮,不知有唐棲寺矣(清);二是元初,紹興攢宮宋六陵(南宋小朝廷帝陵)被盜,帝骸遭棄,之旁有世居的唐玨,夜邀鄉里壯士,移六帝骨骸于蘭亭附近,事后,他為了避其禍,匿名陷居于唐棲的三分村,鄉鄰敬重他的義行,遂名其居住地為唐棲;三是“方位”說:唐棲位于官塘之西,有蘇軾“明朝歸路下塘西,不見鶯啼花落處”詩句為證。

 

      上橋前你要注意一下這口“郭璞井”(晉朝),據說井水水位總比運河水位高幾尺,于是有了“井水不犯河水”之說。

 

上下169級臺階,能跨越車輪時代而不被磨沒實屬不易。塘棲周遍的西險大塘及橋梁、陡閘等建筑大多在唐大歷之后由著名石匠尉遲恭所建(比那個唐朝大將尉遲恭晚200年),此處有橋可前推一千一百多年歷史。

其實明弘治年間,大匠所建之橋早已塌圯,百姓往來均靠擺渡,每逢風雨總有人落水遇難,有寧波鄞人陳守清募資建橋,曾搭乘糧船至京城,以鐵鏈束縛自身向來往官民募捐。此事驚動官府,太后、太子紛紛助金賜銀,朝廷命官也跟著解囊,使陳守清募到巨款。歷時九年,公元1498年終于建成這此長橋。之后有嘉靖九年(1530)、清康熙癸卯年(1663)、康熙甲午年(1714)、上世紀90年代幾次修繕。

廣濟橋是大運河上唯一的一座七拱大橋,主跨15.6米,兩側跨度分別為11.8米、8米、5.4米對稱而起。

 

如今為保護這座古橋,1998年此段大運河行船另辟航道繞行。    

塘棲的大運河也并非隋煬帝原裝,杭州歷史上第一條人工運河是秦始皇開浚的,隋煬帝開鑿運河進入杭州時,借助此段拓寬、疏浚,這就是現在的上塘河。元末(1375)張士誠拓浚新運河,經運河、塘棲、仁和、良渚四鎮至杭州拱宸橋入市,才有了如今大運河棄舊圖新的新路徑。

 

廣濟橋南東側,沿河古建是翻新還是新建難以辨別,多數還是空置,“肯德基老叔”捷足先登。西側的路口還被工地豎起的欄板隔離。整個南岸似乎就是興建的商業空間。

 

 

塘棲的古鎮遺韻在橋北,水北明清一條街。

歷史上的塘棲因大運河而興,是蘇、滬、嘉、湖的水路要津,杭州的水上門戶,“水陸輻輳,商家鱗集,臨河兩岸,市肆萃焉?!钡矫髑逡咽歉患滓环街?。在1949年,塘棲還是“三十二爿半橋”、“七十二條半弄”,水環塘密、民居古巷密集的景象。上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為了發展古鎮工商業,在城市建設中,將主要的西石塘、市新街、西小河、東小河、北小河過街樓拆除,并將市河、西小河、東小河、北小河填去。據說到文革前這汽車也只能開到鎮邊處。如今可看的只剩下太史第弄、郁家弄、沈家弄和半條三元居弄三條半弄組成的水北街歷史街區。

 

沿河古街被罩在民舍屋檐之下,上為“過街樓”,下為廊檐街,沿河側是一溜長長的靠椅欄,被稱為“美人靠”,此景不少古鎮都有,但塘棲的“美人靠” 最為人津津樂道。塘棲橋多,之上多有橋棚,塘棲的廊檐街、棚橋之多成為江南水鄉的不二特色,廊橋相連,行走于塘棲,“雨天不淋,晴天不曬”,江浙人將“淋”發音為“lun”,“淋”“輪”不分,于是有了句歇后語:“塘棲鎮上落雨,淋勿著”,直白話就是“你算老幾”。

不過當年“美人靠”坐的最多的不是窈窕淑女,而是水路過客與客商。塘棲人又把它們稱為“米床”,因為當年塘棲街上處處是米行,米行進出貨時便成了收米賣米的場所,用現在的城管話說就是“占道經營”。

來塘棲之前作功課,廊、橋是拍攝的聚焦重點,這橋棚沒見到,廊檐趕上維護,俺是鉆了個空擋進的,自然沒有“美人”贊助,只碰上一個躺著睡覺的民工,見了俺打著哈氣起來讓俺按下快門。如今的塘棲能給你廊檐舊貌的,大概也就只有橋北西側的這段。橋南兩側的仿古建筑里的廊檐街大概多是現在人的想象而成。

 

橋北東側運河岸水北街,過去是通往杭(州)嘉(興)湖(州)的陸上官道,岸邊有船舶的纖道,因此沒有廊檐。

水北街上的御碑、御碑亭、御碑碼頭和老教堂。

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美北長老會傳教士金·樂德(1868-1918)來到塘棲,一邊學習中文的同時在這里購地四畝建起耶穌教堂,到民國初年有信徒300余人,教士本人則于1918年5月只身前往云南傳教,因叢林瘴氣與積勞成疾,當年9月去世,年僅五十一歲,教堂內有《金· 樂德先生紀念碑文》立石一塊。教會對塘棲產生影響的事情有幾件:一是信徒、助產士徐若仙,19歲時由金·樂德夫婦介紹至蘭溪學護士和助產,1917年掛牌開業,1930年遷來塘棲,在耶穌堂塘棲分堂推廣新法接生,為塘棲新法接生第一人。二是教堂內開辦讀書會,教授塘棲民眾識字,開辦的“塘棲女子館堂”開塘棲女子教育之始。

 

歷史上,清康熙皇帝六下江南,其中三次臨駕塘棲,乾隆皇帝也曾在南巡途中多次“臨幸”,為塘棲留下的鎮鎮之寶就是乾隆御碑,浙江省境內最大的石碑之一。

廣濟橋曾是杭州與德清的分界點,人們一直以為此碑為界碑,且被住戶砌入圍墻內,沒人關注。1985年編纂《塘棲鎮志》幾次爬上,從中認出“欽此”兩字。原來記載的是:乾隆十六年(1751)弘歷帝南巡,考查江蘇、浙江、安徽三省交納皇糧情況。查得蘇、皖兩省積欠額巨,而浙省未予拖欠。為表彰浙省,皇帝大筆一揮,蠲免浙省地丁錢糧三十萬兩。并將“圣諭”刻石,曉諭官民。2002年4月,鎮政府出資二十余萬元,拆除旁側房屋,再往后則黃袍加身,罩在了御碑亭里。

 

前面說的是塘西古鎮的幾個“名角”,逛古鎮掃街就從御碑亭開始,順水北街由東向西走去。整條街都是老房子,多數開成了“吃”的店鋪。

 

一層一層的凸檐是用一層一層的片磚疊出,一筆一筆的工筆將它勾畫,曾經的精工細作如今只留下歲月的蹉跎滄桑。

 

在塘棲吃什么?云片糕、麻酥糖、椒桃片、節節糕、枇杷梗、青梅、蜜餞、青團、刺毛肉圓、肉粽等南糖糕點與沾粘食品。塘棲聞名的還有楊梅、甘蔗、枇杷,不過得等應季。

 

廣濟橋北頭下橋就是朱一堂、法根兩家當地糕點老字號把角,可見老街以“吃”擔綱。

 

 

 

 咱是被這兩位忽悠進了“七孔橋水煎包”。老板用這兩位吃“七孔橋”的照片當廣告與那“第一”、“一絕”PK。

 

 

“咋樣?”,“還行!”。

 

 

咱最饞的大肉粽。逛塘棲,你就餓著肚子去,3、2元,想吃什么論個買,不大,有時就一口,走一路,嘗一路,準能吃飽。

 

這家有點神秘,竹片粗門小半開,可透視到描金精雕的內扇門和屏風,只有一圓桌,讓人極度猜想,大概有高廚在手,才有這又藏又露愿者上鉤的開法。

當年豐子愷過塘棲有這樣的描述:“走運河,在塘棲過夜,走它兩三天”。那時的塘棲,廊檐相連,酒家也頗有特色,“即酒菜種類多而分量少。幾十只小盆子羅列著,有葷有素,有干有濕,有甜有咸,隨顧客選擇。真正吃酒的人,才能賞識這種酒家……酒徒吃酒,不在菜多,但求味美。呷一口花雕, 嚼一片嫩筍,其味無窮”。

不過塘棲人很謙虛,正因為南來北往的人多,才有塘棲的“味蕾”。

 

中午時刻,多數餐館是坐等來客,整個市面是粥多僧少,大概不是周末的過。

 

 

 

老家具。得識貨才敢進。

 

沈木匠,80多歲,每天還在做木桶、修木桶。1948年,大女兒出生,做了一個木盆,如今女兒六十多歲,還在用。

 

 沈氏圓木隔壁是個水缸店,如同哥倆,支撐的行當不太時尚。據說天下掉餡餅的事水缸店碰上兩次,一次是某劇組拍攝一部關于江南水鄉大宅院的故事,一下買走十多頂;另一次是杭州某杭幫菜連鎖酒店老板,幾十頂水缸買回去作室內裝飾,種睡蓮、養金魚。

 

這一家依舊過著自己的老日子。整條街也只有這一個門面與商無關。

 

走到水北街西盡頭背河而拐,有兩座老宅子,很大,可惜宅門緊閉,無法看其內部構建。塘棲的古時富宅,不管大小,大概都有一個顯著的特征:高墻合圍,防火、防匪。

 

 

 

 

杭州的雨很痛快,說下就下,且下得不是稀稀拉拉沒完,來去沖沖。五個小時后踏上回杭州的路。

 

從杭州到塘棲還有一種奢侈的走法:杭州武林門碼頭每周六、日上午9:00有走大運河去塘棲的游船, 往返約8小時,其中船上約5小時、上岸約3小時,100元/人。

惠然而來發表于2012-10-27 11:14  
分享到 
贊過
(6352次閱讀/18個評論/10人贊過)
    荷塘清蓮
    你走的地方真多啊,好羨慕。
    良知行
    微笑羨慕南行四十天:)感謝分享。

      謝謝!最大的感覺是:拍片子只有走出去,有新鮮感才能有按快門的激情?;貋矸雌c,也成了一種享受。握手

    老頑童

    頭次見這地方!

    相對別的水鄉古鎮,這地兒真開闊??!那個水南廟和廣濟橋,太大氣了!江南水鄉少有!

      廣濟橋78.7米長,7孔;杭州拱宸橋92米長,3孔。讓7孔唬住了,我也一直以為廣濟橋運河上數第一。還有拱宸橋有高樓比著,視覺效果就比廣濟橋差了些。

      可惜了那個拱橋那么高的名氣,也算是運河第一橋,那套運河紀念郵票上就有的。

      那套運河郵票你得留好,那天塘棲收門票了,拿那張郵票去換門票沒準還倒找你錢。
    天賦迷幻
    羨慕
    清馨
    強收藏了,有時間了我也這么走著。

      在杭州這個地方相當于北京市里去昌平。

    wuxian9999
    欣賞老師帶來的精彩游記,片片很精彩,學習!強
    一直走
    先收藏。
    金虎08
    強握手
相關系列游記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