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吳根越角看楓涇

 

吳根越角,吳、越疆界之交錯邊陲,古春秋戰國時代,吳國,都城江蘇蘇州;越國,都城浙江紹興。后多泛指江、浙一帶。今天咱說一個具體的地,就是地處上海西南角與浙江嘉善交界處的古鎮——楓涇,國家級歷史文化名鎮。

 

在網上輸入“吳根越角”搜索,先竄出西塘(浙江嘉善),其實歷史上的西塘一直是“越角人家”。

楓涇則不同,鎮里有一條渠溝,曾經的河,曾經的吳、越疆界,即占吳根又霸越角。

歷史上的楓涇,成集于宋,建鎮于元(1275年),距今有1500年的歷史。明宣德五年(1430年),楓涇鎮曾南北分治,以鎮中界河為界,南屬浙江嘉興,北屬江蘇松江。清末建滬杭鐵路有楓涇站,站北為江蘇鐵路,站南為浙江鐵路,南來北往的火車在這里需更換各自所轄的火車頭來牽引,1911年,孫中山的專列從杭州到上海,在這里更換機車(也有記載為換火車),小歇片刻,會見楓涇各界人士而被載入鎮冊。

直至1951年3月,全鎮才統屬松江縣管轄。1966年10月起,劃歸上海金山縣(現金山區)。

 

楓涇的旅客服務中心。門票50元,其實是房后的金圃宅第及古鎮里幾個院落可圍的景點的聯票,楓涇本身已城鎮化,古鎮保留了最早的一片核心區域,是個開放的街區。

上海地鐵一號線錦江樂園,有楓梅線市郊公共車,12元,走高速45分鐘,可到這里。這始發地的“梅”就是梅隴鎮,一個徹底消失了的曾經的古鎮。

 

 

▲▼楓涇三橋。是古鎮水網經典處,十字交匯的河道,三座古橋連貫而網開一面,四個酒肆飯鋪把角,后續的依次排開,臨河風拂面,呷一口黃酒,東長西短地扎堆調侃,似乎是當地老爺們的一種逍遙方式。

江南水鄉,枕河人家,楓涇亦如此,河道縱橫,多橋,素有“三步兩座橋,一望十條港”之說。前門上街,后門下河,這樣的老宅真不少。

 

 

 

 

▲▼楓涇的古橋。

 

 

 

 

 

 

 

 

 

▲▼老街、老房。

 

 

 

 

 

 ▼楓涇的名人、名宅。

 

▲▼金圃宅第,清乾隆年內閣學士兼吏部左侍郎、工部左侍郎謝墉的內宅。

逛北方的古鎮,沒有這種感覺,這江南古鎮一說起自己歷史所出名人:吐魯番的葡萄,一大嘟嚕。江南古鎮多有自己的歷史人文展館,金宅內為楓涇歷史展示。唐、宋、清,楓涇出狀元3人;宋、明、清三朝進士55人;歷代舉人123人。歷史上進仕三品以上的官員21人,其中有陸扆、陸贄兩任大唐二品宰相。如數家珍般一一交代。

 

 

 

▲朱學范故居。1981年12月至1993年3月任第五、六、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喜歡讀漫畫的,無不知華君武、丁聰,丁聰的原籍是楓涇,其實丁聰的父親丁悚12歲即離開楓涇到上海謀生,成為畫家,在劉海粟的“上海美術??茖W?!比谓虅臻L。這里不是丁家的舊宅,大概是專門騰出一座二層樓,搬回了一些丁聰生前用物,有不少的手稿、圖片與生平資料。

 

大師一生的第一張畫與最后的一張畫。這最后一張諷喻的是老百姓頭上的“新三座大山”之一:看病。

楓涇鎮為之驕傲,特意保留故居的現代名士還有程十發(1921-2007年,上海中國畫院院長);顧水如(1892-1972年,圍棋圣手,吳清源、陳祖德的師傅)。

 

▲▼1958年,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神州飄揚。當時的楓圍鄉(今楓涇鎮外圍農村部分)改為火箭人民公社,第二年三月改名楓圍人民公社,直到1984年1月恢復為楓圍鄉人民政府,共26年,中央、省、市、縣、鄉五級政府的最后一級,就這一趟平房。

 

會議室。

 

武裝(部),公安(應該是公安派出所),就這么一間辦公室。前者管征兵及鄉里的基干民兵,管槍桿子的,部隊淘汰后的步槍就裝備到了這一級,統一保管,在號召全民皆兵的年代,一級組織就有一級武裝部,這是一個重要部門??h武裝部為現役,政委由縣委書記兼。如今有些類似的事情改城管張羅。后院還有一架退役的殲—5型(或者是蘇聯賣的米格—15)殲擊機,當年的民兵只裝備到打飛機的高射機槍和37高炮,這飛機如今是旅游的噱頭。

后者就是鄉派出所,負責戶籍與治安。

旁邊的一間掛的是“貧協 婦聯 知青辦”。

感慨:那時候,納稅人養這樣的“小”政府,還真沒什么負擔,不過那年代也沒有這樣的概念。

 

平房后是一處花園與一個宅院,宅院為毛主席像章收藏館,曾在韶山的滴水洞見過一個這樣的珍藏館。大概在1968、69兩年,全國大點的單位都以單位的名義制作,各單位發,相鄰單位互贈,人人收藏,如同集郵,成套成套的,鋁材大量消耗,直到老人家一句:還我飛機!又開始號召上交。于是藏的,如今就算是有所收藏,這聽話上交的,如今只能是啄著牙花的參觀者啦。

 

 

▲公社舊址的大門,注意到與街相接處是三蹬臺階,鄉政府沒車,直至如今這大門還是過不了車。那兩趟欄桿是驗票的,干脆也弄成固定的了。

 

▲▼三百園。一座宋代三進院落帶后花園,原主人陳舜俞,與王安石為同代官僚。如今這里是楓涇民俗收藏館,哪三百?一進:百燈館;二進:百藍館;三進:百行館。三個趣味十足獨出心裁的專項展。

 

百燈館,從古到今的燈,從油燈碗算起,到李鐵梅閃亮高舉的紅燈(鐵路信號燈)。

百藍館,籃子,曾經到處可見,如今去菜市場看看,還真不見挎籃的。

百行館,舊時的360行一一列清。有聞名祖師爺的,現場泥塑模擬場景。

侃楓涇侃得太長了,看得犯困的,來做道題提提神:

商行祖師爺             老子  

戥秤行祖師爺          張飛            

屠宰行祖師爺          黃道婆

紡織行祖師             魯班

建筑業祖師爺          蒙恬

制筆行祖師爺          孔子

教育行祖師爺          杜康

釀酒業祖師爺          范蠡

(請用直線連接相關的人名)

 

 泄題了,不過這張爺做的太逼真了,還是貼上,前三十年得憑票;如今肉太肥,不好賣,愁呀。

再來個小貼士:

360行的頭一行:農業:耕田;

第359行:騙搶行:賣假鐲子;

360行的最末一行:騙搶行:刀刺手腕(自殘為搶討)。

 

 

▲曾經的古戲臺,如今還是戲臺。

 

▲七星井與得泉亭。

 

▲施王廟。楓涇除伊斯蘭教外,四教匯集。施王廟,大概是楓涇獨有,供奉的是施全,宋高宗時的殿前司軍校,曾是岳飛帳下的一個護衛大將軍,岳飛遇害風波亭后,施全三次刺殺秦檜,最后一次被秦檜的兵馬抓住,處于酷刑,五馬分尸于市中。死時的官位是“定海侯”,掌管金山沿海一帶,為金山及相鄰浙江一帶人民做了不少好事和善事,受百姓愛戴,死后被加冊為“靖江王”,楓涇百姓在明萬歷年間募白銀400兩,在楓涇北柵建造了施王廟。如今的施王廟是2003年重建,是個道觀。

 

 

暮色降臨,鎮上人家,著急的,晚餐已上桌。游楓涇一天,除中午一頓飯稍有歇息,基本馬不停蹄,囫圇吞棗,時間有點緊張。

惠然而來發表于2013-03-26 17:54  
分享到 
贊過
(1963次閱讀/24個評論/13人贊過)
    黑子小黑
    學習了。。有如身臨其境!強
      咖啡謝謝。
    大樹-49
    強真好 先收藏  再細欣賞
      謝謝!又去哪兒啦?
      江西 廬山 三清山 井岡山 婺源等地
    金虎08
    強
    荷塘清蓮
    老宅、長廊、流水、石橋、人家。古樸的江南小鎮。學到了不少東西。強
    我非英雄
    梅隴鎮,我曾經生活了四年……

      是嗎,現在好像一點東西都沒了,全是都是高樓大廈。

      那也是20年前的事情了。
    良知行
    抱拳老師的逛法向和當地的風土人情在對話強
    wuxian9999
    江南水鄉,歷史名勝,風景如畫。
    謝謝老師帶來的美圖美文。
    一直走
    強
    夢雨亦奇
    小橋、流水、人家......古色古香的江南小鎮.。
    老頑童

    楓涇-----聞所未聞的一個地兒,是不是和周莊似的!看著和江南眾多水鄉好象??!

    多謝老哥分享??!

      應該與周莊相似,但講的故事不同。謝謝到此一游。

      應該與周莊相似,但講的故事不同。謝謝到此一游。

      應該與周莊相似,但講的故事不同。謝謝到此一游。

    大可樂
    長學問。。。謝謝分享?。?!問候!勝利握手
    歲月風鈴
    咖啡
相關系列游記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