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多倫路上的名角

歲月長河,過客匆匆,能留下個響的,便是角(角色)。

多倫路是上海虹口區一條近臨魯迅公園(虹口公園),兩端均與四川北路相接,500余米長的一段“L”走向的小馬路,類似北京的南鑼鼓巷,天津的五大道,有著太多的歷史典故可講。因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這里是左翼作家聯盟的大本營,記載的左翼文人相對活躍,1998年虹口區政府按文化名人街開發。其實按它曾旁及的眾多歷史名人過客來定位,“一條多倫路,百年上海灘”更為概括。2010年文化部搞了個中國十大歷史文化名街,多倫路算一條。

    景云里,近臨多倫路并貫通的一條弄堂,有魯迅住過兩年的寓所,一條褐色卵石鋪成的石階路,等間距鋪著的一方方青石板上,每一塊石板上都有一位文化名人的寓意腳印,也與多倫路相關: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丁玲、馮雪峰、葉圣陶、沈尹默、瞿秋白、夏衍、內山完造、歐陽山、豐子愷、錢杏、冼星海、曹聚仁、周文、陳望道、柔石和周建人等。其實在多倫路上見“響”的人物還有白崇禧、湯恩伯、孔祥熙、陳儀、胡適、胡風、胡蝶,李叔同、沈鈞儒、史良、王造時等,都曾是這小街上的蹤影。

如今多倫路上的名角便是他們曾經住過的那些能講出故事的老房子。

 

虹口公園,1956年10月因魯迅先生墓由萬國公墓遷葬于此,1988年改魯迅公園。能載入史冊的大事件是1932年4月29日,日軍在在這里舉行慶祝天皇誕生日時被韓國臨時政府派遣的義士尹奉吉引爆炸彈當場炸死日本派遣軍司令白川、居留團團長河端居等,公使重光葵、總領事村井等重傷的義舉。從這里順甜愛路向多倫路摸去。

 

 虹口公園建于清末,百年前好好的地不種莊稼種花草算個時髦,能有公園的社區那是時尚。四川北路曾與淮海路、南京路同為老上海繁華商業街之一,如今大賣場業態的興起,只剩南京路依舊熙熙攘攘,多為外地游客慕名。這里是舊上海的公共租界,成片成片的老房風姿依舊,可以想象多倫路曾經的檔次。

 

 

一個看著就讓人滋甜的路牌,路邊還有依然行使著郵政職能的綠色老郵筒(從這里寄出的郵封可獲得蓋銷甜愛路的郵戳)。如今是年輕人進行戀愛創意的地方,也是攝影愛好者等待創意出現的地方,時間緊,偷懶拍下路邊這常年造型。

 

 

一個石庫門的造型,多倫路北端的開始?!昂I吓f里”?舊里好理解,海上=上海,沒有找到出處。

大清光緒皇帝曾賜封過一個洋進士——英國傳教士竇樂安,據說如今多倫路的走向曾是條河浜,1912年竇樂安集資在此造地、造路,公共租界工部局將它命名為“竇樂安路”,抗戰爆發,日偽政權統治上海,于1943年把這條路改為“多倫路”,沿用至今。

 

▲街口第一樓,多倫路250號,1924年建造,立面及內部呈伊斯蘭西班牙建筑風格,在上海灘獨樹一幟??箲鹌陂g,這里被日本占為知恩院,人稱東洋廟,是日本上海神社的組成部分,還做過日本海軍陸戰隊總司令的府邸??箲饎倮?,為孔祥熙在上海的三處寓所之一。

多倫路的兩端以別墅大宅為主,還有就是當年屬上乘的公寓樓宇。多倫路最倒霉的就屬當年投資蓋這些房子的主。一般多建于20年代中期,1937年8.13上海淪陷,多倫路好點的房子被日本人占用,抗戰勝利,這些房子又作為敵產被國民政府接受,屬房主自己享用也就十年,僅僅嘗了個鮮。

 

▲多倫路240號。建于20世紀30年代初,屋高15米,假三層,面向西,混合結構,建筑面積900平方米?,F在業主姓顏,宅名“山根會所”。電影《花樣年華》的重要拍攝場景。

 

▲多倫路215號,1924年,廣東商人李觀森在上海經營得發后,建造的一幢西班牙式略帶地中海風格的花園別墅。后被日本人強占,先是曾是北洋政府秘書長,后居汪偽政府行政院長要職,以漢奸叛國罪被判處死刑的粱鴻志寓所,后為侵華日軍海軍陸戰隊司令侵占。解放后為紡織局老干部活動室,如今是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與中國共產黨在虹口的史料陳列館。

看的第一眼以為這里是“四大”會址,這類的展館挺多,遠遠地看了一眼轉進“左聯”所在的多倫路201弄?;貋碓诰W上一搜:實際的“四大”會址已毀于戰火。

▲多倫路201弄2號,一幢歐洲傳統民居風格的小洋房,高高的圍墻,淺淺的庭院。1925年由陳望道、陳抱一、夏衍、潘漢年等在此創辦中共地下黨領導的中華藝術大學。1930年3月2日,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成立大會在這里秘密舉行,也成為后來左翼文人的活動場所。如今一層的大教室為成立大會復原擺設;二樓是相關“左聯”的展覽。

 多倫路201弄1—122號。弄內有幾處遺址被列為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

201弄4號,新中國劇社舊址,1947年由田漢、歐陽予倩等戲劇家創辦的進步話劇團體。

201弄7號,史良的寓所。  

201弄9號,沈鈞儒的寓所。

201弄89號,1927年郭沫若參加南昌起義失敗后,被蔣介石懸賞3萬元緝拿。他于當年10月下旬輾轉來到上海,內山完造幫助先期到上海的郭沫若妻子安娜及4個孩子租下了這里。期間對歌德的《浮士德》第一部譯稿進行了補譯,三個多月后去了日本?,F為民居。

 

 

 多倫路210號,典型的法式新古典主義風格的獨立式建筑,由廣東中山商人唐林生在二十年代所建,抗戰勝利后這里為當年國民政府國防部部長白崇禧的官邸,故稱“白公館”,現為海軍411醫院的體檢場所。上世紀八十年代,白崇禧的兒子,臺灣著名作家白先勇來滬尋故,小時候玩的一張乒乓球桌居然還在,面對舊物,感慨萬千。

 

四川北路2023弄25號,建筑風格與多倫路210號如同一轍,抗戰期間為日本軍官宿舍,戰后為湯恩伯占用,號稱“湯公館”。后由曾任國民政府浙江省長、湯恩伯的恩師陳儀居住,解放前夕,自信過度,自以為能策反湯恩伯,卻被湯告發,在此居所被捕,押往臺灣被殺。

 

多倫路208號。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由廣東人陳仲箎建造。該建筑的外觀為歐洲文藝復興風格。

 

多倫路的中段,是當年以出租為目的開發的商品房,大概類似現在的經濟適用房。路的兩側縱深由弄堂延伸,志安坊、永安里、四川北路2023弄、四川北路1953弄等......,從1918年始建,有3 層磚木結構住房百余幢,為二三十年代上海老式里弄(石庫門)的典型代表。因其為永安股份公司投資興建,入住者多為永安公司職員及永安紗廠、永安保險公司員工,廣東人占有很大比例。其中四川北路1953弄永安里44號為周恩來早年工作之處。

 

 

 ▲多倫路189號,趙世炎寓所。曾任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裝起義副總指揮,1927年中共江蘇省委代理書記,1927年7月2日在此被捕,7月14日就義。

 

 ▲多倫路145號。建成于二十年代,外廊與柱式及磚墻的線條,富有代表性的美洲殖民地式建筑風格。曾為中華藝術大學校址和學生宿舍。

多倫路145號的對面,沿街的墻上是一排刻有茅盾、沈尹默、葉圣陶、郭沫若、丁玲、魯迅和陳賡等人與多倫路相關的浮雕。

 

▲多倫路119號。夕拾鐘樓,1999年多倫路整治時新增, 取自魯迅先生著名文集《朝花夕拾》,樓頂大鐘刻有99字銘文,記敘修建多倫路文化名人街的過程。

旁邊是一家由西式小洋樓改建的以舊電影為特色的主題咖啡吧,一盞老街燈,一個歲月封塵的老郵筒,幾張泛黃的舊《申報》、《良友》和幾幅老電影海報。這里的角是王人美、阮玲玉、周璇、胡蝶,一部三十年代的老放映機,滾動放映著舊上海經典電影,低徊的爵士老歌,老式風扇的輪回,不變的是咖啡依舊濃郁,一腳踏進被一種情調渲染的歲月輪回。

在這里你先別急著順多倫路東拐,直行多走幾步把景云里尋找,位于多倫路135弄背后,建有景云里紀念牌坊,路面刻著魯迅、瞿秋白、茅盾等眾多文化名人的一雙雙足跡。

景云里11號,葉圣陶舊居。接替赴歐游學的鄭振鐸主編《小說月報》,創作了小說《倪煥之》、《多收了三五斗》。

景云里14號,1926年11月30日,上??偣谶@里首次公開掛牌的辦公地點。

景云里17號、18號,魯迅、周建人故居。

景云里23號,由柔石、魏金枝、王清溪共同租居。柔石在此創作了《二月》、《為奴隸的母親》。

1927年,沈雁冰遭國民政府通緝,隱居景云里,開始用茅盾筆名寫作。

 

▲多倫路93號,又叫鳳凰閣。建于1920年,廣東茶商趙植初(英商杜德洋行買辦)建造??箲饡r期被日本人強占。1950年至1955年這里為曾是七君子之一的王造時教授的寓所,后移居北川公寓,整幢房屋歸還房主。如今三層的小洋樓是陶瓷陳列館,擺設著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陶瓷作品,是個鑒賞、品茗、休閑之處,洋的cafe,土的tea。

 

▲多倫路66號。1920年由薛氏在祖傳土地上建造的一幢英國古典建筑風格庭院式住宅,人稱“薛公館”??箲饡r期被侵華日軍海軍武官府占用,現為民居。

 

▲多倫路50號。一個鼓搗石頭的秦石軒藝術會所。

 

▲多倫路32-48號,一幢建于清光緒年間,距今已有100多年歷史,橫跨19、20、21三個世紀具有歐洲巴洛克風格的西式洋房。其中的多倫路48號曾是恒豐茶莊,店主是魯迅的日本好友內山完造。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多倫路是日本僑民的聚居區。同時,一大批左翼學者相繼住進了多倫路,成了左翼文化的活動區域,魯迅及他周圍的進步學者如瞿秋白、丁玲、馮雪峰等,也經常光顧這里。原為居民樓,1998年被上海華虞房產經營有限公司買下辦公用,在盡力保持原有建筑風格、外觀和結構的同時進行了全面修繕。

 

 

▲多倫路67號,曾經的內山完造書店。

 

多倫路59號,基督教堂——鴻德堂。

當多倫路的房子營造多受到西式建筑風格影響時,本是洋的教堂卻蓋出中國廟堂的模樣,一幢少見的中式教堂。

1928年10月,為紀念美國傳教士費啟鴻對中華基督教和中國文化事業的貢獻,由美國北長老會資助和中國信徒捐款建造而成。

費啟鴻,1882年在上海北京路創辦長老會教堂,并主持美華書館的工作,上海商務書局的主要創始人鮑氏兄弟原來都是美華書館的工人,在費啟鴻的資助和幫助下創辦商務書局;費啟鴻主張中國基督教應該走中國化的道路,因此,鴻德堂首先在建筑樣式上擺脫傳統教堂的制約,有了這模樣。

教堂的門常年敞開,正在放映一部關于耶穌的影片,義工很熱情,能夠感到有種期盼,希望每一個路人都能進去坐坐。

 

 

▲▼丁玲;馮雪峰。

在多倫路,時不時地可與銅鑄的名人遭遇。此時的丁玲、馮雪峰,是左翼作家,20年后又成了右派分子。  

 

 

郭沫若,大文豪,頗有建樹的歷史學家。北伐革命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南昌八一起義部隊總政治部主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務院副總理、文化教育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學院院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

作為文膽,與魯迅迥異。1927年、1958年兩次入黨;1927年有《請看今日之蔣介石》,1937年有《蔣委員長會見記》;1976年5月12日寫了《水調歌頭·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十周年》,僅僅五個月零九天就有《水調歌頭 . 粉碎四人幫》。

1949年11月,郭沫若寫了《我向你高呼萬歲(為斯大林壽辰所作)》一詩來贊美斯大林。

1950年,郭沫若發表《我們應該怎樣認識外蒙古獨立?》,號召“站在大公無私地立場”,祝賀外蒙古獨立,并且“向外蒙古人民告罪”,而不要“跟在美帝國主義和蔣介石反動派后面,來對蘇聯‘憤慨’”。

沒想到郭老的這幾篇原文在互聯網上都能搜到。

1927年8月4日,郭沫若到達南昌,見到賀龍、周恩來,被任命為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委員、主席團成員、宣傳委員會主席兼總政治部主任。5日,起義軍撤離南昌南下。9月初到達瑞金,由周恩來、李一氓介紹,郭沫若與賀龍在一所小學里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

 9月,起義失利,安排一批領導成員去香港和上海,余部到海陸豐去建立蘇維埃政權。郭沫若由香港秘密回到上海,住進了多倫路。周恩來本安排他搭乘蘇聯接領事館撤退人員的船去蘇聯,因患了班疹傷寒誤了船期,在內山完造的幫助下,1928年2月下旬,化名吳誠,假借往東京考察教育的南昌大學教授的名義,悄然登上日本郵船,離開多倫路,離開上海。

 

 “左聯五烈士”即李求實、柔石、胡也頻、馮鏗、殷夫,其中四人是共產黨員,1931年2月7日犧牲于龍華。其實他們并非因為左聯而死,實是一場黨內斗爭的犧牲者。

1931年1月7日,由蘇聯人米夫主持召開中國共產黨六屆四中全會,目的是扶持王明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領袖。其中出席會議的中央委員26人聲明選舉不合手續,集體退席。羅章龍等反對由米夫操縱召開六屆四中全會及中央新領導,自行成立“中共中央非常委員會”。與此同時,左翼文聯也發生分裂,“非常委員會”建立了自己的組織“中國革命文藝聯盟”,李求實、柔石、胡也頻、殷夫、馮鏗皆為其成員。

1月10日,在靜安寺路的一所花園洋房內,米夫邀請四中全會的反對派來開會以消除分歧。以米夫和另外兩個外國人為一方,二十六個反對者為另一方,最終各持己見。之后顧順章在會場上出現,以外面不安全為由力勸多住一晚,并將門上鎖,大家感覺蹊蹺,沖破阻攔離去,事后聽到,顧順章奉命留難,以消滅這些反對者。

 1931年1月17日,“中共中央非常委員會”在三馬路東方飯店所租的房間里舉行擴大會議,整個會場被大隊英租界工部局老閘捕房巡捕及中國政府五十多名便衣警探包圍,當場抓了二十九人。當天晚上和第二天還在別的地方抓了李求實等十二人。顯然有告密者,一種說法是顧順章打電話向工部局告密;另一種說法是一個從莫斯科東方大學回國的一個叫唐虞的學生有關,他與王明很要好。

被捕者中二十三人,于2月7日深夜至8日凌晨,在龍華警備司令部被秘密處死,六屆四中全會所產生的中共中央文件公認何孟雄等二十三人為反黨,叛徒,宣稱他們不是烈士。直到1945年4月中共六屆七中全會通過的《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才重新做出新的結論。

 
      在多倫路常能碰到,這樣的80后、90后,擺出三、四十年代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北京南鑼鼓巷要是跟著學,就得是滿街的格格。

 

 

 

 

這是多倫路上最新的建筑:上海多倫現代美術館,從這里不遠便走出多倫路回到四川北路。

惠然而來發表于2013-04-19 19:34  
分享到 
贊過
(2984次閱讀/18個評論/10人贊過)
    旅人
    好文好圖好介紹!有時間去逛逛,,
      拍婚紗的不少,不過你看了會失望的。
      秋天有功夫,我去溜達一趟,,,你帶路吧!
      好啊,附近帶你走一走
      好吧!
    黃龍
    初看標題,還以為說的是天津多倫道呢。
    老頑童

    呀,這么多歷史、文史啊。哪天去感慨一番去!

      發個周么團,,呲牙
    博雅散人
    看到奸佞侯郭沫若,想到一段評語:

    異史氏曰:沫若少有才名,博學多聞。觀其文論,卓然成家。然其心逆而險、行僻而堅、言偽而辯、記丑而博、順非而澤,三姓家奴,身具五惡,終死而不悔,身死名滅,應為天下笑。先哲嘗曰:文人當遠政治。以沫若觀之,信夫!
            
    其少年,壯年反復,老而無行,一生寡廉鮮恥,飲上之溺如渴飲甘露,自求賜辱而飴然陶醉,著文等身,遺臭三代,其嘗曰宋玉"無恥文人",由今觀之,豈獨一宋玉無恥哉?佞侯豈獨一無恥了得!
    wuxian9999
    欣賞老師美文美圖。

    博雅散人
    圖文并茂,好文!

    文中提到了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那座建筑,上海一二八抗戰期間,魯迅一家就躲在與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一路之隔的日本人內山完造開設的內山書店支店里。

    魯迅對于上海一二八事變的態度,是很有爭議的。按其一貫思維,魯迅在事變后反思的角度,更樂衷于挖掘“國人的劣根性”

    魯迅與內山完造(左一)、野口米次郎(右一)攝于上海閘北六三園
      這是一個迷離的話題,戰前二、三十年大批的日本人就涌進中國,其中不泛承擔著為日本軍部提供居住地的政治、經濟、軍事甚至包括地圖的繪制,有內山完造亦屬此類的猜疑。其實由于明治維新后,西學東進以強自己,日本比較徹底,對中國國內產生的影響而聚合了一類知識分子,孫中山、郭沫若、魯迅等等。抱拳
    塵沙

    看來多倫路可比多倫縣名聲大多了

    多倫古商道早已淪落為歷史了

    銀杏樹林
    圖文并茂的佳作!精彩!
相關系列游記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