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郭亮三日速寫

 

久聞郭亮,因為那里有一條人工開鑿的壁掛路——郭亮洞。印象里馬克思有一句對生產力的論斷,大意是:“各種社會經濟形態的區別,不在于生產什么,而在于怎樣生產,用什么勞動資料生產。勞動資料不僅是人類勞動力發展的測量器,而且是勞動借以進行的社會關系的指示器”。郭亮洞記錄了一個時代,貧瘠;匱乏;挑戰與堅韌, 成為隔代的印跡令世人震撼。

夏末秋初的九月,一行十人,游完南太行焦作修武境內的云臺山、八里溝、天界山,包租的依維柯近2個小時便臨近新鄉輝縣的郭亮,外來的車輛在淺山前便被禁行,如今的郭亮村被圈在萬仙山景區內。得換成萬仙山景區的中巴,也就10分鐘的路到萬仙山景區的售票處,80元的指紋門票卡,兩天有效,并就“15元/次”的景區交通車在卡上選擇充值次數,從景區售票處 — 郭亮村及郭亮村 — 南坪往返,一般應不少于三次,45元。

從售票處到郭亮村4公里,其中1250米就是聞名的郭亮洞,如今在景區的導游示意圖上叫“絕壁長廊”,也以“壁掛公路”而聞名中、外,其余的里程基本是廻旋盤折上下疊摞的山路。

崇尚徐霞客,喜歡在大自然中云游,地理相對熟知,樂衷人文追思;對地貌,至奇、秀而震撼,放飛心靈;對地質卻幾近白丁,以億、萬年論數,生僻的紀元代稱,在其時光的縱軸上自己完全沒有時空順序的概念,而沒有這些鋪墊,游南太行是種缺憾。云臺山地貌在地質學里是個概念,有其獨特,好在景區有地質A、B、C的普及設施,幫你在懵懂中梳理。

在地球歲齡倒退一半的時空,這里是濱海。歐亞板塊隆起,喜馬拉雅造山,壓華北平原所在板塊交錯疊起,太行崛立,這疊起的端面在南太行便是連綿不斷的丹崖赤壁,構成地質學中單面山概念。

這里有獨特的地質沉積,水平方向上為碳酸鹽巖層,下為石英砂巖層的組合,上層“酥軟”下層堅硬。碳酸鹽巖層在漫長的地質年代中因重力失衡崩塌、滑塌、墜落;地表、地下流水的侵蝕、溶蝕、蝕空,形成千姿百態的峰叢、峰林、溝壑地貌與溶洞。石英砂巖層,因富含氧化鐵而呈褐紅,形成萬丈紅綾綿綿數十里臺階狀赤壁長崖。石英砂巖層堅硬隔水,地表水與雨水沿碳酸鹽層下滲,下部的隔水頁巖又使流水沿構造的裂縫以泉水的形式涌出,疊瀑、線瀑、跌水頻現,赤壁丹崖臺面之上又是一幅奇峰、怪石、飛瀑、溪流、溝壑、深峽的潑墨山水秀圖,“老天爺把太行最美的一段給了河南”成為河南人的驕傲。郭亮村就是坐落在這海拔1700米的赤壁長崖臺階面沿上一個古老的村落。

傳說郭亮村始于2000年前的西漢末年,郭亮是個農民起義軍領袖,憑借這里的險峻山勢抗衡官軍,又從這里撤往山西而留下一個郭亮村。沿襲至今全村不足百戶約400人。村中大姓有“申”,先祖為元朝末年南京朝廷命官,朱元璋建明,被傾族清洗發配青海,至山西逃離,砸鐵鍋為碎片,每戶一片,以盼將來團圓為證,在姓氏分支上被稱為“大鍋申”,幾百人各奔東西,其中一部分落戶郭亮村。

從郭亮村沿崖壁向會逃站方向東去5里地,崖壁上有7、8米的間距間以“之”字型向下開鑿出的“天梯”臺階720階,寬處1.2米,最窄處僅0.4米,崖壁段上下垂直百米,開鑿于明代,1977年以前是郭亮村民出山的必經之路。山高路險,偏僻得近乎隔世,命里注定就應該是個名不經傳默默無聞的深山小村,但郭亮的歷史卻被郭亮人曾經的“戰天斗地”的堅韌頑強改寫。改寫的轉折點一是郭亮洞的開鑿;二是電影《清涼寺的鐘聲》在郭亮的開拍。兩個關鍵節點人物一是七十年代的前村黨支部書記申明信;二是八十年代的電影名導謝晉。

 郭亮天梯。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初起,郭亮人就試圖改變肩挑背扛攀上攀下的出行途徑,試著沿天梯的路徑修一條能走車的路,開工不久便偃旗息鼓,因為太陡不可能成路。1966年郭亮人再次努力,希望能在當年郭亮撤向山西路徑3公里處的會逃寨劈出下山的路,結果依舊俯看探崖問路無果。

1971年秋,老支書申明信去山西送小米,這是一個繼續往山里走的方向,在兩省交界,看見工人從懸崖頂端用繩索吊著放到半山腰,然后打洞放炸藥開鑿隧道所啟發遂再次萌發郭亮修路的念頭。全村以8萬斤糧食的微薄年收成在1972年二月二,炸響開山的第一炮,一人扶釬2人掄錘為一組,全村四個生產隊各包一組,加一個做飯的,13人。人可換,建制不變,這一干就是五年。沒有電、沒有機械,甚至炸藥都試驗著自制代用,第一批資金是賣掉村里的1000多頭羊和能賣的大樹,買來了500斤炸藥和鋼釬、鐵錘、雷管等開山物資。兩年后村里再也湊不出錢了,于是組織了7、80人的勞力冬、春兩季到山西給人家種了1000多畝的樹,換回3100元繼續鑿洞的資金。1976年深秋,郭亮人終于可以拉著板車穿洞下山了。1977年,縣教育局幫扶郭亮村,300多師生奮戰40多個晝夜,使隧洞達到汽車通過的要求,這年的五一,一輛老式的解放卡車第一次開上了郭亮村。

其實太行深處不僅僅只有一個郭亮村在開鑿下山的路,在天界山我們是穿越回龍隧道上的老爺頂,在游南坪丹分溝時可看到對面山西王莽嶺方向高嶺之上的昆山壁掛公路。開鑿最早,時間最長的是錫崖溝,800村民從1962起,7.5公里,開鑿了30年,于1991年貫通,如今又與河南這邊天界山回龍隧道相連,東出太行,可溝通豫晉兩省的鄉村公路,從時間上排序也正是啟迪申明信和郭亮人鑿巖開洞修路的那條路。據說這樣的壁掛公路在豫西北、晉東南的南太行大山中有七條:

錫崖溝(山西陵川縣)掛壁公路(1962-1991);

郭亮(輝縣)掛壁公路(1972-1977);

陳家園(陵川縣)掛壁公路;

回龍掛壁公路(1997.11- 2001.1);

昆山(陵川縣)掛壁公路(1992年山西實施村村通公路時建設);

井底(平順縣)掛壁公路;

虹梯關(平順縣)掛壁公路    梯后村

其中前五條所在的村落幾乎與郭亮圍著南太行主峰王莽嶺隔山隔嶺的大山鄉鄰。相通的地貌,要在赤壁丹崖層面上下,創造了在崖壁側用長塑料管拉出上下坡道的斜度走向,隔距半壁,崖頂懸空吊下施工者,掌釬掄錘打孔放炮開洞,先縱深掘進再橫向擴伸,洞洞相通成路的施工方法,創造了南太行特有的人文景觀,以郭亮洞代言,在世界十大險峻公路中名列第二的——壁掛公路。

南太行8天之行前,以為壁掛公路郭亮獨有,之所以聞名,源于電影名導謝晉,八十年代他的《芙蓉鎮》使湘西的王村揚名,1990年起謝晉三進郭亮,曾擲地有聲對當時的村黨支部書記宋保群說:老宋,我告訴你,只要我走過的地方,都富了起來。自電影《清涼寺的鐘聲》之后,先后有60多部影視劇以郭亮為背景地,同時也將壁掛路艱苦卓絕的工程量與當年貧匱如蟻般的物化人力而彰顯的精神震撼世人,郭亮從此出頭。

郭亮的許多村民都當過群眾演員,以郭亮為背景講影像故事,讓郭亮人來演群體形象自然靠譜,只要導演把情節說透,村里人就能翻箱倒柜找出自個相應的服飾、道具,自個捯飭裝扮上鏡入戲,最多的的一次,200多人,占了村子一半的人。村民申合山在《戰爭角落》里被拍成劇照,老書記宋保群在《崗九醒酒》電視劇中,作了回簽約演員,演員表上有名。如今郭亮村在景區里的定位是:中華第一影視村郭亮,其實這里還是眾多美術院校的寫生基地,常年不斷來得更多的是畫家、寫生的學生,在這里感悟、磨礪藝術的靈性。

下午六點多,買了萬仙山的門票,坐著景區的中巴在驚嘆聲中穿越郭亮洞進了郭亮村,事先聯系好的農家店主引我們爬了十幾米的石頭臺階領進他家石頭房合圍的小院。已住有兩個來自石家莊的畫家,整個小院可接待20多人,三人間內自帶衛生間,電熱水器可淋浴。院中,一頂矩形遮陽棚下一張10人圓桌與兩個石桌和長條石凳代理著餐廳的功能。在郭亮,這樣的石頭房里,如果住個十幾天,一般主人開價50元/天,管吃管住。如果不是兜里已裝了返程車票,自己肯定會隨心任性地住下去。

 

▲▼住了3晚的農家小院和它的主人。

 

 

山村的夜應是寂靜的,人過狗吠,天曉雞鳴,郭亮的第一夜卻是在嗩吶和著電子樂節拍,鞭炮與煙花的喧囂中熬到凌晨,房東說這是村里有人為10年前在50多歲年輪上去世的老伴過10周年的祭奠,屬于喜喪,民俗中越熱鬧越風光。

入鄉隨俗,熬到凌晨3點,有同行的女同胞難耐而打了“110”,也是,畢竟是買了景區門票進來的,1個小時后有警官趕到現場相勸事主,事主當著警官的面愣是讓鄉戲班子又加了半個小時,到4點半方偃旗息鼓,第二天,全村各家隨20元份子,中午聚餐。如今生娃,吃;婚、喪,吃;公事、私事,相求,吃;祭奠逝者,吃;國粹?

第二天在壁掛公路游走時,沙窖鄉派出所的所長與出警的警官特意驅車趕來,一是昨夜警車出點故障,借車出警有點遲誤,二是鄉約習俗不便強制希望理解,還特意帶了3本萬仙山的精美畫冊相送,照實讓我們感動一番。不過其中的一句:如今景區由個人承包,似乎有些關系不太順暢的話語,對此好奇,成為后來我與郭亮人聊天打探的話題。

 

 

第二天佛曉,凱歌帶著一幫人往天梯方向摸去拍日出,太陽哪都一樣,碰的是云流霞飛的時光幸運,郭亮只有一個,我把晨拍留給了郭亮。

 

現在的郭亮背伏蓮花山呈L狀分布。拐角處前的紅石橋與乳泉門之間是村前廣場,乳泉門是郭亮在電影《清涼寺的鐘聲》里乳泉村的外景地遺留,橋下的南北向溝壑是赤壁丹崖的縱向裂隙延伸,有山泉源自喊泉北來經此向南流出?!癓”的橫劃是進乳泉門,進深是郭亮的核心老村舍。

 

“L”的豎劃,依著去喊泉方向的鄉村公路由近幾年村里人家興建的客棧組成,房東說:一般外來的投資很難在這里落腳,對外來的競爭介入者有著一種天然的磕絆。

 

 

 

“L”的橫劃,基本是依坡而居的老房子,不分行,不成排,錯落有致,以石階互通,時而有條板扶欄在后房與前房頂之間相接形成前后院便捷的日常生活通道,從老石頭房可以看出曾經的山村之小,如果粗略地走一遍也就10分鐘足以。外側邊沿一條砂石路,使機動車可上至村的盡頭,并通向蓮花盆景點方向。    

石桌、石凳、石頭房;石碾、石磨、石院墻。石頭棋盤石橋梁,石頭道路石碑廊。這是郭亮村農民詩人宋保群的詩,也是老郭亮村的真實寫照。

 

 

 

靠近村中心廣場的下幾層石頭房家家是客棧,由于需沿石階而上,拉著行李入住有感不便,男女混團的,男士基本得充當腳夫的角色。再往上,難以引客,石頭房基本是空閑的,大概多數跑到“L”豎劃那另起爐灶了。

 

宋保群,64歲,曾經的村黨支部書記(1984-1995),不過郭亮人開洞的時候他還是個團支部書記,屬于團派接班人,開洞五年,做為“十三太?!?,他在其中干了三年。當年的柳條帽、8磅錘、鋼釬和吊人的繩索。

宋保群的家在村坡的上邊沿,一路偶有村民或游客在石板路上上下,做為旅游資源難以排上用場,老支書通過村里老物件的收藏把自己的家院整成了一個太行民俗博物館。

 

三座二層石頭房聯排,老支書一座一座指著說:老祖宗的;爺爺輩的;父親的,側偏的一座是自己蓋的。實際用著的是父親蓋的這座,底層進門里外間的是老兩口的生活用房,合起來也就10平米。與一般村民不同的是,多了山村歷史的文化氛圍和主人對曾經的歲月的苛愛,墻上掛滿著水墨字幅,多為來過郭亮的名人所留;一個鏡框里鑲著香港電視臺簽發的宋保群參與《文化長河——山川行》的感謝狀,多種有關郭亮的活動或影視拍攝時的工作證類的文字紙片胸前掛夾。祖父留房的底層堆積著各種舊式物件,紡車、風箱、老家具……。小院只住著老兩口,聽客棧的主人說:老書記的兩個兒子都在“山下”開客棧,指的應該是“L”的豎劃處。

 

 

▼這墻上掛的套驢的,耙地的木制農具,隔代的老物件,恍若隔世。

院中的石桌上有缽,見有收費的提示,大意是給與不給?多與少?隨意。主人用這種方式來避免某種尷尬。我往里放了張10元。老支書連連說道:多了!多了!2、3元(kuai)就夠。其實在抽錢時手指也在5與10元的紙幣間有片刻猶豫,我覺得送出的不僅僅是對這個小院,更是對一代郭亮人,一段難以拷貝歷史的敬畏。

 

 近處是崖上人家,隱約的遠處是郭亮,探出的孤立紅巖是另山。

 

郭亮所在的赤壁丹崖似乎延綿無盡,數十里,不見兩端。郭亮地處崖壁一處凹進段的裂隙峽谷進深1公里,如今叫龍吟峽,壁掛公路的崖壁之上亦有鄉村公路沿崖而行,2公里處為拍攝電影《戰爭角落》搭建的碉堡,2.5公里處是郭亮人的天梯,3公里處為會逃站,一個安謐,多數石頭房掛鎖閉門的崖上小村。再往前有一線天與正在開發的羅姐寨景區。

壁掛公路對面的崖壁上下都是通往十公里外的南坪村,構成景區售票處——絕壁長廊——郭亮村(走崖上)——崖上人家——(彎道下崖)南坪(走崖下)——絕壁長廊(再上崖)——郭亮的景區交通車單向循環;或在絕壁長廊前直接至景區售票處。

南坪、郭亮、羅姐寨構成萬仙山三大游覽版塊。

 

絕壁長廊的上出口,龍吟峽,此去郭亮1公里。

 

 

龍吟峽,匯集而來的珍珠泉、喊泉、瑤池水在郭亮村河神廟前還是涓涓溪流,之后便涌入窄峽,潭瀑相連,吟出了龍調,1975年郭亮人在隘口筑起38米高的漫水壩,蓄水叫天池,一公里的路段構成一個精致的峽谷小景,西可上崖上人家,南數十米可下絕壁長廊,東可去天梯。

 

絕壁長廊是郭亮、萬仙山必游之處。在絕壁長廊里走上一段,到崖上人家觀景臺對視俯瞰一下,兩者不可缺一。

 

沿著龍吟峽谷向下便進入絕壁長廊。對壁掛公路的新奇感受1天前已給了天界山的回龍隧道,但郭亮洞給予的震撼始終。一個開工于1972年,一個開工于1997年,二十年的時隔,起點與條件大不同,從中有中國社會天翻地覆的變革。

 

 

看郭亮洞挑起印象頗深的一段馬克思對生產力水準的論斷,大意是:各種經濟時代的區別,不在于生產什么而在于怎樣生產和用什么勞動資料生產。對著長廊的的光影感慨油然,因為郭亮洞也將一段時代的背影留下。

1972年,計劃經濟的時代夾著文革的社會背景,勞動力資源的配給全國統配,保國家的工業化進程,城鄉差別以戶口的形式將農民牢牢地固化在本鄉本土,離開土地就是盲流,農民依附于集體經濟,命運單一,沒有個體多元化的發展途徑和驅利選擇,守著貧瘠窮則思變,有一個陳永貴式的核心領袖人物領著干,便可寫下一篇可歌可泣的歷史章節。

 

1250米的絕壁長廊,35個天窗就是35個開鑿工作面,13個勞動力,每天每人0.12元的伙食費,2斤棒子面的人力成本,以釬、錘為唯一的工具打眼放炮掘進貫通,5年的時間,鑿去2.6萬立方米石方,打禿鋼釬12噸,打爛了8磅重錘4000個。

一個郭亮洞,使郭亮人可以用車輪子走下郭亮,也使謝晉、潘長江們,更多的山外蕓蕓眾生走上郭亮,繼而人們發現:除了郭亮,還有萬仙山。謝晉已逝,大師的話靈驗了。從九十年代開始,這里逐漸成為旅游的熱點,進來的不僅僅是游客,還有資本的“跑馬圈地”。

2008年7月,萬仙山旅游發展有限公司成立,注冊資本1000萬元,不太清楚郭亮洞、郭亮村集體經濟是否擁有股權,最大的股東來自北京。從村民處得知:上交政府5000萬元,承若景區投資3700萬元,獲得50年的經營權。網上搜索:2007年游客15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2320萬元;2008年游客30萬人次,公司實現收入1000多萬元,旅游綜合收入6700萬元;2009年游客42萬人次,公司收入1486萬元,旅游綜合收入8000萬元;2010年游客53萬人次,公司收入2565萬元,旅游綜合收入過億;2011年游客81萬人次,公司收入5184萬元,旅游綜合收入2.3328億元......。其中的旅游綜合收入應該與郭亮人相關,水漲船高。

關注過北京密云云蒙山的桃源仙境;懷柔的四季花海;這次的天界山,當地的村集體經濟在景區開發中是帶著旅游資源入股,甚至還執掌經營,就村民而言,務工拿薪,股份分紅。對郭亮,有點惋惜,如今的郭亮村,60%的農戶靠自家接待游客創收。

2011年4月30日至6月17日,萬仙山景區被停業整頓,導火索是景區觀光車。之前是郭亮村民自有的車輛來承擔,是村民的一種生計。從2009年開始,景區公司就開始謀求觀光車的獨家經營,就景區的山路條件與險峻程度,保暢通、保安全,從管理的角度可理解。公司是經營實體,且掌控營運許可權,村民也是個體經營實體,2年的博弈,最終翻牌,4月30日出現村民堵路、罷接客的過激事件。整頓期間,對郭亮、南坪、水磨三個村村民進行了10幾天的持續培訓,以贖買的形式清理私人觀光車,同時成立了有經營戶參加的——萬仙山旅游協會,雙方達成一些妥協。另一件卡殼的事是村民房子的翻建、新建,公司以景區規劃為由行使著審批權,亦處于矛盾的博弈中。其實核心的實質是資本的權利代替了本應是政府的管理職能,至此,我對派出所長那句:個人承包,有些關系不太順暢的話語,似乎有了對癥性的答案。

 

 

 

被郭亮人稱為“崖上人家”的,是游離于郭亮村數里的崖壁上,四幢石房院落,四戶已傳八代的人家,如今被十幾幢新建客棧樓房延伸,公路的外側就是崖壁,是崖上去南坪的必經路徑。有觀景臺可俯瞰縱貫絕壁長廊。

 

 

會逃站,是絕壁長廊側崖壁上的一個小村落,這里是在郭亮拍日出的架機處。一說是郭亮起義敗退山西處——會逃;另一說是會逃寨——會逃債。由于客流已被郭亮節流,這里的農家院顯然難以開張,9點多鐘進村,似無人煙,不久院前院后才有三兩個村婦和老人的身影。秋果滿枝,晾曬的玉米棒子掛墻,一把柴禾,炊煙片刻裊裊,便是老人一頓不早不午的飯,一天的開始。

 

 這里已距郭亮3公里,會逃站繼續往前依舊是漫漫的赤壁丹崖。

       萬仙山有傳說:《寶蓮燈》的故事就發生在這里。農家子弟劉彥昌進京趕考,在這里遇雨,進三圣母廟避雨,被三圣母相中,婚配生子。三圣母的哥哥二郎神惱羞成怒,以違犯天條定罪將三圣母壓在這里的華山(非西岳華山)之下,三圣母的兒子沉香長大成人后攜神斧劈山救母,與二郎神惡戰,二郎神不敵,搬天兵天將助陣,眾神為沉香救母之心感動,不愿助陣,可天庭難違,便留下替身來個不作為。這些替身似人似仙,蹲立各異,千姿百態,聳立在這群山峰巔之中。給這里的華山、磨劍峰、圣母洞、神龍石景點罩上一層神話的隱秘。

 

▲▼八天的南太行,有個經驗,景區的公交車別省,以其啃哧啃哧地爬高,不如坐著車一是感受山路險峻的刺激,二是兜圈多看點景,7人以上,夠數就走(淡季散客經常為此受憋),一般到景致令人驚叫處,與司機打個招呼便會駐車讓你“咔嚓”,時間的長度是趕在后面來車之前。南坪是萬仙山的三大景區版塊之一,經典之處是丹分溝,從上到下3..5公里。南坪是崖下的一個山村,在這里中巴下崖,如同汽車滑滑梯,彎道幾乎是180度的回折,讓你看不到前行的路。

游丹分溝,中巴司機會在南坪村之前的一個進溝的停車場讓你下車,從這里由下往上爬3.5公里;另一種游法是從這里坐10人位的擺渡車,15元/人,12公里,繞到溝的上口——丹分村,下走,老經驗,也是懶經驗,坐車為上策。上P為繞道中的山景,下P是繞道中山西側的昆山壁掛公路,從這可去王莽嶺。

 

 

高崖深壑,似乎走進地球的縫隙。

 

 

 

當午時分,崖縫之下,日不當頭。

 

白龍潭瀑布,激流攢湍,年復一年,將堅巖削磨。

 

山巖跌宕,遠山重重,瀑流飛下,別有洞天。高崖之上有黍田,有勞作,晉民?豫民?來南坪的山路上有“晉豫古碑”、友誼峰,這里是兩省的交界,在崇山峻嶺中交錯相鄰。

 

 

游道、棧道,百步之內數十米的疊嶂落差。

 

人很渺小,因此敬畏之心不可少。

 

高峽平湖,峰影倒映,笑語在深谷中回旋蕩漾,回歸自然,在爽心悅目中將心靈歇息片刻,水靜如鏡,人卻有點瘋。

 

 

 

地殼的年輪,是地質學家、生物學家翻不盡的天書,每一頁,以萬、億年承載,僅為“扉頁”的波浪紋層是12億年前濱海浪推細沙的杰作,曾是滄海,在這一地質年代,此前生物發育已10億年,至此僅至真核生物;7億年后出現軟體動物;大自然溶解出的鈣,使生物吸收得以向殼、骨類進化,5.2億年前節肢動物開始出現腦; 距今4.3—3.45億年間,地殼發生強烈的造山運動,海水退讓,光蕨藻類開始陸生,開始地球最早的植被進化,最早的脊椎動物從魚類開始,歷經5000萬年;3億年前,抬升的陸域使水不再連片,有總鰭(qi)魚爬出,在找尋新的水域時卻留戀起新大陸,發達的四鰭向四肢進化,腮退化,鰾變肺,進化為兩棲類動物;再往后,有學飛的,有學跑的,飛禽走獸,適者生存,優勝劣汰,界、門、綱、目、科、屬、種,千姿百態。5500萬年前開始出現猿類,跑不快,飛不了,只能在樹上避禍求棲,上躥下跳,四肢逐漸分工。2000萬年前從中進化出黑猩猩,500—800萬年后,以直立行走的早期猿人從中分離。如今在動物園,一個籠內,一個籠外,這世界由著籠外的折騰。人類最早的刀耕火種農業有證可考的大概1萬年,滄海變桑田,一聲短短的感嘆,在這波浪紋之上薄薄的一層沉積,就是12億年。教科書里,達爾文的進化論是正統,在《圣經》的創世說里,是短短的一句:第7日,神造萬物的工完畢。六天的忙活,將第七天賜福與世人與神共同安歇,本意是有個禮拜日與神共享,未曾想更多人用這安歇的節假日又跑回了達爾文的世界里。哈!

 如同天工作畫。

這種波浪紋,在云臺山、紅石峽、八里溝、天界山、甚至在郭亮天梯的臺階墊石上,到處可見。

 

 

崖上人家,曾是四戶八代后人的天地,如今這老人在家門口默默地注視著  眼前接踵如流的過往游人打破曾經的安寧。

 

 

 

第三天早6點,趕新鄉回京的預訂票火車,頭天與景區服務中心聯系,8點上班,再早,沒車。早5:30,吃飯房東趕早做的早飯,自己家的,加上村里另找的,兩輛面的在晨曦中帶著眷戀離開郭亮,離開南太行。心里籌劃的是:再游南太行一定要這樣走一次:

在萬仙山,在南太行游走,你得清楚游走在那一地質層面,赤壁丹崖是地殼西來板塊的斷層,是單面山地質構造南太行東側特有的,絕壁長廊、丹分溝、八里溝都是凝重渾厚的赤壁丹崖的上下過程,一個人鑿開路,一個崖中裂隙,再一個是峽谷進深,上下兩層。這個過程應該還有更多。丹崖之上層面是碳酸鹽巖層造就,構成太行西去的崇山峻嶺。崖下、崖上、與之后的崖上群山,構成游太行三個不同層面,景觀大不相同。如果從天界山、萬仙山走上王莽嶺,從山西西出太行,是崖下、崖上、崖上群山完整的斷面過程。

    

南太行的人文游,有人將壁掛公路串起來走,將南太行的精華覽盡,走近更多的郭亮:

1. 天界山回龍壁掛——錫崖溝壁掛——昆山壁掛——郭亮壁掛(60公里);

2. 郭亮壁掛——(沙窯鄉-南寨鎮)——陳家園壁掛——(南寨鎮)(50公里);

3. (南寨鎮 - 原康 - 合澗 - 桃源 - 石板巖 67公里)——井底壁掛——(東寺頭鄉)(33公里);

4. (東寺頭鄉)- 虹梯鄉壁掛 - (蒸蘭巖 - 任村 - 林州)(62公里);

林州 - 合澗 - 茶店 - 孔峪 - 南村鎮 - 愚公洞 - 輝縣(86公里)。

 

惠然而來發表于2013-09-30 17:03  
分享到 
贊過
(4461次閱讀/21個評論/11人贊過)
    銀杏樹林
    欣賞老友的精彩游記!強
    雪蓮花

    好文章、好風景鼓掌

      謝謝來踩踏并留言。咖啡
    我非英雄
    好文章,贊一個
    彎月
    寫的真好,真詳細,照片也美。學習了?。?!
    蘇丹
    寫的好,
    撒哈拉的浪漫鳥
    寫得真好的,那么詳細的記載一點一滴的游記!
    荷塘清蓮
    寫得真好的,讓我感動的郭亮人的精神。再走郭亮時請叫上我。強
    wuxian9999
    老師拍的棒,寫得更棒!欣賞學習。微笑
    大樹-49
    圖文并茂  收藏了強
    萍萍
    險、美,我將車開到郭亮村,住在云游居,很美!有機會再上山,開車下山怕及了,還好,安全!

      現在外來的車不讓進了。

    一直走
    收藏先。
      強個人特別喜歡其中的地質知識。
相關系列游記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