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蔚縣古村堡

 

京西北約250千米有蔚縣,因有獨特的過年民俗——打樹花而關注,上路前做功課,方知其厚重的歷史人文景觀是縣域境內遍布的古村堡。 

蔚縣,古稱蔚州,歷史上“燕云十六州”之一。公元936年,五代后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起兵叛唐,以割讓燕云十六州為代價,求契丹遼國施以援手當兒皇帝到明朝洪武元年(1368年)八月,明太祖朱元璋遣徐達、常遇春攻克元大都,期間遼、金、元(非漢族)統治455年,這里是中原農耕經濟文化與大漠馬背游牧民族博弈、征戰、交雜之地,又是塞北進入華北平原的咽喉要道,兵家必爭之地。1421年,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地處外長城一線的蔚州(縣)成了疆界前線。 

著名文物學者,原國家文物局局長羅哲文曾有:“在世界的東方,存在著人類的一個奇跡,這是中國的萬里長城。在長城腳下,還存在著另一個奇跡,那是河北蔚縣的古城堡”之言。蔚縣古堡與明長城是同時代的產物——防范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擾,蔚縣的古堡遺跡有兩種:一種是村落古堡,一座古堡便是一個屯兵的堡壘,蔚縣歷史上有800城堡之說,800古堡最終成為800個村莊,現在有跡可尋的約200余座。一種是孤立曠野的古堡,據說只是戰時駐兵,是名副其實的戰斗堡壘,如今曠野處可見的古堡墻垣屬此類。 

蔚縣的地名有種說法:帶堡、皂、曈字眼的都是古屯兵之地,只是區分軍事規模的大小。所以在蔚縣見這些字眼的地,都可以尋摸進村覓古。

 

暖泉鎮西古堡甕城門與城垣的結合部。其高度與厚度堪輿京城古城墻PK,且有圣旨恩準的緣由。

 

西古堡的殘墻垣。

 

古堡都是夯土筑墻,只有門樓外面包磚。施工的方法是先樹立兩排墻 板形成填土的空槽,橫斷面為梯型,用繩索或木棒將木板連接加固,再向槽中填土、夯實,一層土基夯實后,將墻板上移,再行填土、夯實,如此反復,直到需要的高度。在夯筑高大的城墻時,所用的土壤一般就地取自城墻外側,隨著城墻的增高,墻外也挖出了一道壕溝,注入河水便是護城河。如今雖歷經數百年的風霜雨雪仍斷斷續續地依然屹立,古堡殘垣是游走蔚州地域時時進入眼簾最有特色的風物人文。

 

(▲▼與蔚縣相鄰的山西廣靈縣的廣靈堡堡門與殘垣)  

蔚州大地上的古堡墻垣更多的袒露是風雨雕琢的殘缺,和風唱響的滄桑,令人總想用鏡頭去表達某種歷史的凝固。

 

山西廣靈縣的廣靈堡,在大堡的一角有單獨合圍的小堡,村里人說:7、8年前還可以看到完整的“土圍子”。

 
 
 
 

暖泉古鎮是蔚州古村堡的一處經典,是國家頒布的第三批中國歷史文化名鎮之一。它由相鄰的北官堡、西古堡、中小堡三個古堡因外延拓展而連片成鎮。西古堡、中小堡位于鎮西南壺流河北岸灘地,由西向東,僅一巷之隔;北官堡于鎮東北,與中小堡間距約500米,呈三堡鼎立,互為犄角,形成“三堡六巷十八莊”城堡群的古鎮格局。西古堡和北官堡大體呈邊長約220米的方形;中小堡則呈南北長約150米,東西寬僅50米的矩形。其中西古堡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門票60元 / 人,因是民居區,尚有旁門左道可借用。 

一般古鎮、古城,由一座城池合圍,暖泉古鎮則有四圈封閉的堡墻垣,因為北官堡有堡中堡。蔚縣地處壺流河盆地,南北均為恒山余脈,兩道山系在盆地西側趨于合攏,留下一道狹窄的山口路徑,暖泉就在這咽喉檔口,因一眼溫泉而得名,如今是河北蔚縣與山西廣靈縣交界地,古時是蒙古草原進入華北平原的要津,自古有蔚州安危取暖泉的說法,既是軍事要塞,又是商道商埠,成為古鎮人文歷史的大背景。

修建最早的是北官堡,堡中有個盧家小堡,建于元代,是最早住人的地方,小堡與大堡墻垣間距有100多米,小堡到了明代,人口繁衍外擴,又建了一圈大堡,這就是堡中堡。這樣的“堡中堡”在蔚縣還有橫澗堡一處。

鄉民傳說:“宗姓人家蓋的堡,劉姓人家蓋的帽”,即宗姓人家先修的北官堡堡墻,后來劉姓人家在堡墻上鋪的磚,即“堡摞堡”。這一鋪把宗姓的人脈給壓沒了,如今“劉”姓是堡中大姓,族譜上在暖泉居住至少有20代。北官堡為“官堡”,由官府資助修建。

暖泉鎮的路走向不規則,加上墻垣多斷續,所以在古鎮游走感覺到處是城門樓子,沒有平面導游圖,還真說不清是啥門。北京城曾有“九門提督”,在暖泉古鎮湊這個數應該可以。

 

西古堡北門的甕城東開門。在這里進西古堡,60元/人。

 

西古堡,建于明嘉靖年,擴建于清代,集古城堡、古寺廟、古民宅、古戲樓為一體,是古蔚州八百莊堡中獨特的一例,古街巷呈魚骨式,四合院180余處,九連環一處。初建時僅有一南門(明代不建北門),清初順治年新建北門,并在南、北城門增建二座甕城。城堡墻平面布局呈方形,邊長230余米,黃土夯筑,墻外凸出土筑馬面,約高8米。兩甕城的內城門南北對峙形成一條大街、東西各有小街道三條,沿堡墻內周圍有“更道”一周,形成西古堡村總平面呈“國”字形的特殊形制。

兩座甕城的內城門為明代所建,外城門及甕城內的建筑是清代順治年間增建。

 

西古堡南門甕城。

 

西古堡兩門南、北對稱,清補建南、北甕城,50米見方,甕門東開。南門甕城內有修飾一新的古戲臺和地藏寺。

 

類似這樣的戲臺子在蔚縣有700多座,不過兩側帶耳房的,這里是唯一的。

 

地藏寺(俗稱閻王殿)。按窯洞樣式平地仿窯箍砌的洞形房子叫箍窯,若上層也是箍窯叫“窯上窯”;如上層是木結構房屋則稱“窯上房”。地藏寺以窯上房合圍出天井。下層12個磚鏇窯洞設陰曹地府18層地獄,上層建有地藏殿、十殿閻君殿、鬼王殿、觀音殿、三義廟、馬神廟以及鐘鼓樓等。道不道,佛不佛,想啥信啥,為旅游經濟增磚添瓦。

 

西古堡南門的東開甕城門。

 

西古堡南門洞中的車轍磨痕;可見甕城內的古戲臺。

 

西古堡南門,城門樓子成了觀音殿,蔚縣剪紙、燈籠、喇叭、文化館、城門老車轍、廟堂、對聯、國旗、戲臺,諸多的歷史、文化、年俗元素集小鎮一隅。

 

西古堡北門及南、北門貫通的227米主巷。

 

中小堡堡門。

 

在暖泉鎮最有故事的門是北官堡的南堡門,門樓墻面有明顯的一層鐵銹,是蔚縣特有的民俗――打樹花留下的痕跡。

過年放炮、放花,得有錢,據說300多年前有堡中鐵匠缺銀少錢的,不甘這種偏向富人的喜樂,便將一瓢瓢蘊熱的鐵水潑灑在這堡門墻上,鐵水遇冷迸濺,火樹銀花綻放四射,猶如枝繁葉茂的樹冠而稱之為“樹花”,其壯觀程度遠勝于燃放煙花,于是“打樹花”成了暖泉鎮別具特色的古老節日社火,這一習俗一直延續至今。2008年蔚縣政府陸續投資2000多萬元,在此門東百米外建了封閉的樹花廣場,同時可容納2000余人觀看,普通票160元,VIP288元,一個小時,與文藝演出穿插進行,叫大型實景民俗演出《火樹金花》,多數北京人過年奔蔚縣,就是奔它而來的,如今是蔚縣一張特有的年俗名片。2011年同“蔚縣古壁畫”、“蔚縣常平倉”兩大文化遺產項目一起獲得“大世界吉尼斯之最”。 

“人文蔚起”本是漢語詞匯,置于南堡門內門楣,一個“蔚”字,另含引申,恰到好處。

 
 

北官堡中堡中堡的門樓。

 

三座古堡之間,有暖泉書院,是元代工部尚書王敏在家鄉開辦的,對學生免收學費。書院的正房是秀才們上課的,兩側的偏房則是供沒有功名的童生們學習,正房前有一口井,傳說,不努力的學生當年會被吊在井里反省,直至有了悔改之心才被拉上來,重返課堂。正房的兩側有一幅對聯:“汩汩其來悟詞源之出峽,明明在上毋坐井以觀天?!泵銊顚W生不坐井觀天,潛心學習,才思才會像泉水汩汩涌出。楹聯出自一百多年前清末的一位滿族總督題寫。書院的一角建有高高的魁星樓,是傳說中的魁星是主管文章興衰的星宿,書院的主人希望學生們都能夠金榜題名。院側廣場是古鎮的中心。

 
 
 

這是部分選擇蔚縣做拍攝外景地,基本是些以歷史和貧窮為情節背景的影視劇。最經典的場景鏡頭是喜劇《甲方乙方》,有富翁為乙方簽訂體驗貧困生活的合同,結果合同期內把全村的雞都吃光,天天在村頭門樓上熬盼甲方來接他,那個門樓子就是蔚縣宋家莊的村堡。如今蔚縣依然還是一個“窮像”十足的地方,一種曾經的凝固。

 

暖泉鎮多數房子老、舊,其中蘊藏著不少明、清時期的老房,旅游起步,率先收門票的西古堡,歸置完墻垣門樓,便是騰退出曾經的大戶人家院落,整修開放。

名氣較大的是九連套的張家大院;董家大院和眼前的蒼竹軒。董汝翠是西古堡的史上名人,明萬歷年出生于附近偏僻山村普通農民家庭,十幾歲便來到西古堡一戶郭姓地主家當長工,小董命好,這郭姓地主不但沒有“半夜雞叫”般地盤剝,見他聰明伶俐,干活也實成,膝下無子,便將自己的小女許配小董招贅上門。上門女婿不僅經營好自家的土地,還搞起了農產品的長途販賣,這老地主頗有資本運作的眼力,又將家族所有的生產經營管理權都放手交予他,還明確了家族所有財產將由他繼承的意愿。很快成了當地首屈一指、富極一時的大戶,蕫汝翠修起了董家大院,也為自己的岳父岳母修建了這座“蒼竹軒”。

明末清初,戰亂與災害頻發,饑荒橫生,出現大量饑民和餓殍遍野的狀況,董汝翠曾數次自辦粥棚,賑濟災民。他還捐資修路、架橋、建廟,村里的“地藏寺”就是他捐資修建的。樂善好施的他在當地盈得極高的聲望和尊敬,傳至朝廷得到康熙帝的贊賞,為保護他家的財產,更鼓勵他的樂善好施,特批“西古堡村”可以修建高規格的甕城。成為西古堡到清代修建甕城的來由。

如今這院子里的展示,將曾經的階級斗爭教育顛覆,貧富不為敵,回到人性論善惡。

 

如今西古堡的這些曾經的大戶成了創旅游收入的資源。

 

西古堡普通人家的年味。

 

北官堡中的一處老房,大宅門,曾經的大戶。

 

大宅門里的影壁和垂花門。過去形容富家小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二門就是指的這道門。

 

進垂花門,四合院里只有正房整修一新,大概主人家的財力暫且到此為止。

 

古鎮,大概除了莊稼地少有其它經濟出路,直到近幾年旅游業開始起步。年關蔚縣,暖泉鎮打樹花的年俗是個熱門,縣城旅館價碼到了300元/天,曾想在古鎮找個農家院住一宿不是難事,還真沒有。結果跑到了山西廣靈縣城。

 

古鎮殘破的房子很多,沒有農家院,似乎這里的村民還沒有修繕老房和經營農家院的實力。與京郊的村落相比,差了一大截。

恒山余脈山脊上的風力發電,點綴出時代的尺度,其余的景象似乎亙古不變,百年如一,這是如今蔚縣的魅力。昨天,今天,從中辨別,你得細看。

 
 

成語有“窮困潦倒”,在蔚縣大地游走,多數村落都有這樣比重不小的潦倒土坯老屋,如果純粹理解為窮困,是偏解,應該用“遺棄”更準確。在廣靈堡的村口碰上一個從大同回來的原住民,離村30年,如今也是拿著相機在尋找孩童時代的記憶。哥四個,出去了三,留下分家后無人打點的一趟老屋和隔出的三段茅草鋪蓋的屋前場院。所以你不必對著殘破生憐杞人憂天,這是一種生存空間的平衡,三十年前以農村戶口的形式將他們強制守土稼穡,改革開放,也放活了村里人的出路,這留下的一個守土的生存空間也有了寬裕。

一趟老屋,唯有這頭起的院落有人氣。市場經濟下,哥四個,三個選擇了出去打拼,他選擇了留守。

 
 
 

一側是自己三兄弟越來越殘破的土坯老房,另一側是在與堡垣之間擴展出兒子的新房,有小馬力拖拉機,有小卡,雖不及京宅兩、三平米,也是有車有房,還有一份不燥的安寧。 

游遍全村,這樣的人家在村里是富足戶,也有不少的土坯房人家,殘存的老房并非貧困之極,因外走謀新而遺棄的老房可占到一半,在歲月中漸變。

 
 

這次出行太倉促,村堡只看了一個,還是山西地界廣靈縣的廣靈堡。其實高速路從化稍營下走縣道可串起不少的村堡奔蔚縣縣城,前提是你得感興趣??创灞r你要特意關注戲臺、寺廟,由于村堡曾是戍邊的兵營,皇糧支撐,這些大概算公共開支,曾挺講究,里面還有不少的壁畫可循。返程的路可走飛狐徑,穿越太行峽谷,還有空中草原,60公里奔淶源,非原路返京,可品另一番山水風情。蔚縣縣城留半天,北城無門以玉皇閣為制高點,明初古建,古色十足,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惠然而來發表于2014-02-23 09:22  
分享到 
贊過
(4243次閱讀/21個評論/9人贊過)
    銀杏樹林
    你的攝影很精彩,文字介紹更精彩,一定做了很多功課。學習了!
      握手去澳洲了嗎?
    彎月
    強
    一直走
    蔚縣古堡與明長城是同時代的產物——防范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擾”。
      一直走老師,有機會去一次雞鳴驛吧
    西紅柿丁
    好圖好文,支持了。西古堡也開始收費了,真夠鬧心的,這破地方也收,真是財迷心竅了
    浪跡藍天
    真用心
    牧馬天山
    好文筆,欣賞
    荷塘清蓮
    寫得很詳細,對現在農村狀況有客觀的描寫。強
    一直走
    大贊!
      特別喜歡作者對今日蔚縣的人文關懷。

      謝謝老師的評價。

    一直走
    欣賞了。
相關系列游記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