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京郊有個七百年的村落老教堂

 

西方的耶穌,在中國是三進三出:唐、遼元、明中后期。

 

北京最早的教堂一般都認定是明代來華意大利人利瑪竇在1605年建起北京的第一座經堂,即后來的南堂——宣武門天主堂。其實不然,有一個比它還早270年,起始于元代,距京城80多公里門頭溝大山里的齋堂鎮軍響鄉桑峪村天主堂,似乎是唯一一個隔代而存,至今已有700年堂史。

 

基督教進入中國初始在盛唐。唐貞觀九年(635年),基督教因內爭異存,聶斯脫利派信徒向東流亡,進入底格里斯和幼法拉底兩河流域,并繼續向東發展,進入‘絲綢之路’。波斯主教阿羅本,沿于闐等西域古國、經河西走廊來到京師長安。唐太宗待以禮遇,遣宰相房玄齡領儀仗隊至西郊迎接,他拜謁了唐太宗,允許其在皇帝的藏書樓翻譯圣經,還與皇帝討論福音的道理,要求在中國傳教。盛世的國度多和諧,盛世的帝王多自信,638年,唐太宗降旨:道無常名,圣無常體,隨方設教,密濟群生,欽準。耶穌基督的信仰開始從長安傳播......,當時稱為景教。

 

也許東西方文化有著內在的抗衡基因而水土不服,與同是外來的佛教相反,到唐末,玄奘從西域帶回的佛經在中國沃土扎根,這景教連同《圣經》卻退出了華夏中原,但在邊疆的少數民族地區依然流傳。契丹族在北方建立的遼,景教到第六代圣宗皇帝(998年-1030年)已廣泛傳播,包括現在的京畿和山西。后金滅遼,遼太祖的八代孫耶律大石率眾離開北京西遷,大概是景教徒相隨離去的緣故而后也沒了蹤影。

基督教再次進入中原是隨蒙古大軍而來。曾經的聶斯脫利派在大漠疆域的傳播;成吉思汗西征亞、歐過程中被征服疆域宗教的反哺,到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國時,蒙古國的宗室胄貴大多信仰景教,不過元對基督教徒統稱“也里可溫”。元世祖忽必烈繼位后,1264年改燕京為中都,1272年又改為大都,元朝的宗教國策是:一視同仁,皆為我用。忽必烈曾對馬可·波羅說:有人敬耶穌,有人拜佛,其他的人敬穆罕默德,我不曉得哪位最大,我便都敬他們,求他們庇佑我。因為當時的景教徒多貴族,資財雄厚,所建教堂整齊華麗,京郊房山的十字寺是它們的代表,既供奉天主及古先圣賢,代元朝皇帝舉行各種禱告,也得到皇帝的庇護而享受許多特權。大都城內景教徒人數眾多而整個元朝疆域僅為3萬,似乎就是一個貴族黨。同時又有1294年羅馬教廷使節來訪大都并得到應允自由傳教,按照西教的模式傳教、開設教堂。

 

在這個大背景下的1294年,桑峪村來了兩個行醫傳教的法國傳教士,以1間民房開始。到元統二年(1334)發展教友100余人。桑峪村村民多數信奉佛教、道教,由于信仰的爭分,以至互相敵視,后經協商,分村而居,互不干涉,信仰天主教的約50多戶村民遷于桑峪村后聚居,成為后桑峪村,建教堂2間,堂內有石獅狗1對,雌雄各一,其中雌獅狗身上刻有“鎮宅吉利、懷林得意”的字樣,成為古教堂如今唯一幸存的文物保存在門頭溝區文物局。有元世祖曾來此親觀彌撒的說法。

 

1368年,明朝建立,元順帝北走大漠,從此景教在中國內地徹底消失,基督教也被驅逐大都?;浇淘僖淮芜M入中國的始端就得從200多年后的1582年傳教士利瑪竇到中國開始,純粹外來。

 

京郊房山有十字寺遺址可憑,曾是佛寺,元代是景教的廟堂,明代又改回佛寺,是基督教在中國坎坷進、出的佐證。作為1294年羅馬教廷使節來訪元大都并得到應允傳教,開設教堂,如今有記載可循的教堂大概只有桑峪村的天主堂,基督教進入中國三起三落,它似乎是唯一一個隔代延續而存的。

 

    這種延續不知是否與此有關:由天主教徒聚集成村,遠離京城且偏隅大山之中,少了隨波逐流的干擾。1531年(明朝嘉靖十年)據《門頭溝區志》記載,小教堂被拆除并蓋起5間長為16.6米,寬為10米的大教堂,其建筑形式是中國傳統的寺廟風格。大門上原有一塊匾,上書“萬有真原””落款嘉靖十年修建(此匾在抗日戰爭中被毀)。當時全村共有60多戶居民,200多教友,興建的大教堂正好可容納200多人。

 

清代康熙年間,后桑峪天主教堂規模再次擴大,以哥特式建筑為主,內部結構精致。1895年(清光緒二十一年)教堂又向東側擴建為九開間,面闊30米,進深10米??扇菁{400余人。大門內的屏風上有匾1塊,上書“博愛為懷”4字。教堂外用青磚包砌,內襯以石墻,高7米余,南墻辟有哥特式建筑風格的尖拱落地大窗,堂頂有白色尖塔。教堂內東部為祭臺,西部為音樂樓,頂部為穹隆頂。一位法國神父,一位比利時神父,時值影響齋堂幾十個村莊,遠至河北省涿鹿、懷來、淶水等縣。

    

    信仰有時是要付出代價的,甚至血光。1900年(光緒25年)慈禧的大清帝國對外宣戰,選擇了“聯拳抗洋”的基本對策,利用義和團攻打外國使館和教堂。6月15 日傍晚,在清政府的慫恿和支持下,由端親王率義和團8萬余人,開始攻打東交民巷使館區和西什庫教堂(北堂)。與此同時齋堂58個村2000多義和團民,聯合攻打后桑峪天主教堂,未攻下,留下一個上帝保佑的傳說,轉攻清水鎮的張家鋪村天主堂。

    張家鋪村是清初從后桑峪村遷去的楊姓、張姓兩戶天主教徒繁衍成村的,是村里最有實力的兩大家族。1882年(光緒7年),兩家聯合,在村內建成天主教教堂。對外來者要求入教的方準予在村內落戶,許多外來逃荒者看張家鋪這地方不錯,人也好,也有入教而定居的。對義和團的到來,張家鋪天主教徒們先動員各家分散躲藏到其他村子親朋家;選擇村南大金花港尖石塘作為據守陣地,石塘,門頭溝人對天然山洞的叫法,在里面備足了食物和水,還有12大笸籮火藥和12大笸籮槍沙子(子彈)。義和團進村找不到人,先縱火燒了村內的教堂,然后圍攻石塘。這些團民赤膊上身,有的端火槍,有的揮大刀,嘴里高喊著:天皇皇、地皇皇,玉皇讓我們滅妖強!燒呀,殺呀,看二毛子還往哪兒躲呀!今日就是今日,二毛子們的末日!等口號,輪番向石塘發起猛烈進攻。教民多是老實本分的山民,哪里見這陣勢?緊張、慌亂之中將笸籮里的火藥引燃,當場引發大火,亂做一團,“拳匪”乘勢攻入,一陣狂砍亂剁,血光飛濺,洞內120多口天主教徒全殺盡,連一個孩子都不剩!

 

圣母山的苦路

 

天主教堂都設有圣母山,一般用山石壘起,后桑峪教堂與眾不同,真建在山上。傳說當年義和團清除洋教攻打后桑峪教堂,青壯年男子都上了寨墻堵住寨門,老人、婦女和兒童跟著洋神甫進了教堂,跪拜祈禱,3天3夜,大家都抱定了必死的決心。然而第4天清晨,就是義和團計劃踏平教堂的那天,義和團卻突然撤退。據說是義和團在前一夜看到村子后山上有一道白光出現,一個白衣女子率領著無數白盔白甲騎白馬的武士護住了村子……而那天正是圣母升天日,是圣母顯靈。后桑峪人為了紀念這一事件,便在后山上修了圣母像。

 

“七七”事變后,為支援南口戰役的國民黨將領衛立煌于髽髻山阻擊侵華日軍進攻時,曾將指揮部設于后桑峪教堂內。

 

1939年,這里是晉察冀敵后根據地,后桑峪教堂在一次“掃蕩”中被日寇焚毀。1945年后教堂得到修復,但已非原貌。

 

文革中教堂再次被毀。1987年恢復宗教活動,如今看到的教堂是1997年的重修并教友的義務勞動恢復的圣母山。

 

 

 

 

 

看后桑峪老教堂最大的遺憾是名不副實,除了那對建堂時的石獅狗被保存在區文物局外,教堂的所有都是近20年所為,近七百年的沉積,在東、西方文化的沖撞中,只留下文字記載,只有教堂里可見的那些老年村民,仿佛是七百年的延續,年青的一代多走出大山,或在節假日才能在這里見到他們的蹤影。

惠然而來發表于2014-03-24 18:02  
分享到 
贊過
(1973次閱讀/14個評論/10人贊過)
    清馨
    慧然大哥果真去了,歷史挖掘深刻,收了好好學習了解!
    銀杏樹林
    前幾個月我也去了桑峪村,看到了這個教堂,不過真是沒有您的資料寫的詳實。學習了!
    zibao

    看后桑峪老教堂最大的遺憾是名不副實,除了那對建堂時的石獅狗被保存在區文物局外,教堂的所有都是近20年所為,近七百年的沉積,在東、西方文化的沖撞中,只留下文字記載,只有教堂里可見的那些老年村民,仿佛是七百年的延續,年青的一代多走出大山,或在節假日才能在這里見到他們的蹤影。

    ——————
    文物僅僅是文化的一部分,人文傳承在于心??纯茨膱D片,教友尚在,教法猶存,不是大好?
    中國文化,其實包容性強,不如說包融性強,都有包了餃子,然后融化在中華大肚皮的胃液里面。。。我覺得。當今中國五大宗教,基督天主都在,去除了血腥、文明沖突、欺騙、政指等因素,宗教適度發展不是壞事。。。



      欣賞zibao的見解咖啡。

      中國人信圣人,不信神……前一陣子聽易中天講諸子百家,如是說。

      那是中國文化人
      老百姓信神
      文化人信圣人,然后讓老百姓信神,以愚黔首。。。云云,呵呵
    牧馬天山
    對歷史的挖掘好深刻.
    大樹-49
    好文章  好攝影   收藏  欣賞
    荷塘清蓮
    歷史時期不同,信仰卻相同。好文章。強
相關系列游記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